免费发需求
发布你的需求,坐等服务商上门
  • 需求发布后
    1小时内收到服务商响应
  • 每个需求
    平均有10个服务商参与
  • 95%以上的需求
    得到了圆满解决
  • 所有需求
    不向雇主收取任何佣金
立即发布需求
或者

猪八戒网:文化创意最适合做“共享”

发布时间:2015-10-28 14:08:05分享到:

一笔高达26亿元的互联网融资案例将作为主角的一家线上服务交易网站推到了聚光灯之下。2015年6月,位于西部重庆的众包服务交易平台猪八戒网宣布获得赛伯乐集团16亿元人民币和重庆北部新区管委会10亿元人民币的新一轮投资,这是中国服务交易平台的最大一笔投资。

9月25日,猪八戒网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刘川郁在接受《商学院》采访时表示:“在在线服务交易领域默默耕耘的猪八戒网,用了9年的时间完成了规模上的原始积累和商业模式上的初步完善。获得此轮资本市场的巨大认可,这一切水到渠成。”

从2006年成立至今,猪八戒网用9年的时间发展成为目前中国市场规模最大的线上服务交易平台。对于日新月异的互联网经济,9年已然是一个为期很久的时间历程。谈及猪八戒网的成长历史,刘川郁强调说:“专一和坚持是猪八戒网走到今天的内在精神力量。事实上,做服务交易就像《西游记》中的‘取经’一样,是一个历经磨难的过程,很难一蹴而就。”

为什么这么说?刘川郁解释,猪八戒网从事的是文化创意领域的服务交易。这种类型的交易,特点是低频次、单价高、非标准化、容易产生纠纷,此外还存在知识产权保护等一系列难题,要通过线上解决这一系列难题,市场没有参照者。“猪八戒网很踏实,9年时间我们一直在致力于做好这么一件事情。事实上,中国服务交易网站曾经一度达到300余家,这其间,有的企业觉得做文化创意服务交易发展的速度太慢,很难赚快钱,因此不愿意坚守。300余家同业企业,在这几年当中,有的被迫死掉,有的则主动选择了离开。与此同时,整个社会的认可度也不高,把服务弄到网上去交易,此前一直不被看好。”

这不是一门好做的生意,然而,猪八戒网团队认为,坚持的最大理由,在于这一平台能够为市场和社会解决“刚需”、创造价值,用刘川郁的话说:“猪八戒网连接了数以千万计的服务商和数以百万计的中小微企业。”

“去马太效应”的创意资源共享

2014年8月,90后创业者舒宸创建的工作室“予味”,在猪八戒网上的月收入第一次突破33万元大关,这距离他开设店铺刚刚过去两年。予味团队现有包括客服在内共9人,主要业务包括给企业提供品牌文案、商业策划、宣传文案、店铺文案等。

在大洋彼岸,美国一家医药公司需要设计一套VI(Visual Identity,视觉识别)系统,便在猪八戒网发布了任务,接下这笔订单的人,是重庆一个小镇的残疾青年,而这个残疾青年平时只是给身旁的人做做菜谱。

类似这样的创客案例,在猪八戒网上不胜枚举。依靠给买卖双方提供这样的一个交易的场所,猪八戒网得以不断地扩张。目前,猪八戒网业务囊括创意设计,营销推广,技术开发等420多个类目,几乎涵盖了文化创意服务领域的方方面面。

有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拥有5000万左右的中小微企业,然而,这些企业资金有限,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花上数十万元请来顶级设计团队为他们做设计、提供所需要的一系列服务。与此同时,对于这些公司而言,也没有丰富的服务方案可供选择。对于服务商而言,也存在难言的痛点:创意服务者和机构,往往会因客单不够而闲置资源和劳动力,与此同时,更不能忽视的是,民间尚存大批量富有创意和闲置时间的人员,因机会匮乏而不能实现价值的兑现。

猪八戒网的价值在于,能够通过为社会上不计其数的创意人员和机构提供平台,来服务于几千万的创业者和机构,这便是刘川郁口中的“连接的价值”。

聚集在猪八戒网的千万创客是一个来源、身份十分丰富的群体:有本身在机构工作,利用8小时之外的时间兼职的设计师、程序员,有就读设计、软件开发、写作、动漫视频制作等文化创意服务相关专业的在校大学生,也有倚靠猪八戒网做全职的个人。

随着平台的发展以及服务商本身业务的增加,开始诞生了越来越多的团队和工作室,甚至是公司。目前猪八戒网平台的创客数量在1300万左右,工作室的数量级在五十万的规模,公司的数量大概有三万,这其中,能够统计到的,有大约1500家工作室和公司是通过在猪八戒的成长,一步步从个人孵化而来。

在经济领域,存在着一种现象叫做“马太效应”(Matthew Effect)。所谓的“马太效应”,是指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两极分化问题。以淘宝、天猫平台为例,淘品牌的崛起,使得绝大多数的流量、订单、收入都聚集于少数商家,对于小商家而言,在淘宝、天猫上赚钱已经变得困难。

和淘宝、天猫这样的实物交易平台相比,猪八戒网因为具备共享经济的属性,而成为一个典型的“反马太”商业案例。

共享经济的显著特点是,通过资源的科学调配、和利用解决经济问题,形成一种新的供给模式和交易关系。从就业模式看,共享经济提供了新型就业方式,改变了企业的雇佣模式和劳动力的全职就业模式,给那些富有创造力的个人提供一种全新的谋生方式,人们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感兴趣和擅长的任务、工作时间,也更加自由地赚取酬劳。

刘川郁认为,共享让电子商务平台进入了2.0时代,也就是说,从卖标准化的商品进入到“卖”非标准化的“人”的时代。从本质上看,猪八戒网和Uber、滴滴打车,都是“卖人”的平台,猪八戒网尤其如此,“这是一个贩卖人的智慧、创意、能力、时间的平台,平台价值兑现的基础就是,所有的服务都必须个性化定制。”

正因如此,在猪八戒网开店做生意,卖家得一单一单地去接,再一单一单地去完成,这样一来,每个卖家的服务能力其实是有限的。为了满足买家的各种需求,猪八戒网必须找到海量的卖家,让卖家根据买家需求的特殊性,根据卖家的产能、时间、空间、技能、规模、态度等属性去做匹配。

目前,猪八戒网在计划对平台进行优化,如果卖家正在进行的交易数量超过其接单能力,系统将不再允许接单,直到其能够良好消化手中的订单,以此让平台的马太效应比1.0更小。



猪八戒网重庆O2O孵化园—花果云众创空间

零佣金之后,向数据海洋“钻井”

盈利模式不是一成不变的,对平台企业而言更是如此。

猪八戒的盈利模式走过了三个阶段:从2006到2012年,猪八戒网采用佣金制,佣金比例为20%,然而佣金制度暴露出明显的问题是:买卖双方容易绕过平台进行私下交易,如此一来平台不仅收不到佣金,连买卖双方进行了什么交易活动都无从知道,与此同时,入口变窄,更是限制了平台发展的规模。

团队开始意识到,一种商业模式要能长久,必须做到雇主、服务商、平台三方共赢。猪八戒网虽然已经在线上服务交易领域占据了领先位置,然而距离真正的大平台依然有规模的差距,“要让中国所有的创业者,一想到创业首先就想到猪八戒网,中小企业一想到自己的发展,也首先想到猪八戒网。”刘川郁说。

从2013年猪八戒网开始推行收费会员制,与此同时适当地降低了佣金比例。2015年,猪八戒网再一次调整策略,在赋予服务特权的收费会员制保留之外,佣金全部取消,主要收入来源变成了会员费,以及广告和营销费用。

佣金制度调整之外,大数据的挖掘和兑现,成为猪八戒网的第三个赢利点,而且开始成为越来越重要的一块。

截至2014年8月,猪八戒网上聚集了将近1300万家服务商,作为买家的中小企业在300万家左右。“网站每时每刻的交易都会产生大量数据,这是一个服务交易领域的数据海洋,里面拥有可供开采的宝贵资源。”

从2014年开始,猪八戒网开始向这个海洋攫取资源,刘川郁称之为“钻井”,商标注册的“猪标局”就是猪八戒网在数据海洋中钻下的第一口井。“随着交易量的增加,我们发现,一些创业者和公司在知识产权方面具有高度刚性的需求,商标首当其冲。以前解决这一需求是借助传统的线下渠道,也就是商标局的代理机构。而在‘猪标局’,不仅价格要低于线下,我们同时承诺注册不成功全额退款。”

猪标局以平台交易模式为企业提供商标注册申请服务,与其他业务的众包模式不同,猪标局采用的是自有团队提供服务,其定价策略与传统商标注册服务机构的显著不同也令其优势明显。刘川郁说,2015年,猪标局的商标注册业务将超过两个省的商标注册量。

事实上,除了商标之外,猪八戒网还开始介入其他的版权服务领域,包括软件著作权登记、法律服务、财税服务等服务品类。至于这些新开发的数据海洋的“矿藏”在未来会以怎样的方式运作,刘川郁表示,要根据情况而定,或许众包,或许也有“自留地”。

(转自 商学院)


猪八戒招聘网               软件开发             猪八戒网国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