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需求
发布你的需求,坐等服务商上门
  • 需求发布后
    1小时内收到服务商响应
  • 每个需求
    平均有10个服务商参与
  • 95%以上的需求
    得到了圆满解决
  • 所有需求
    不向雇主收取任何佣金
立即发布需求
或者

信海光:话说猪八戒网是怎么“熬”成独角兽的

发布时间:2015-12-11 10:29:41分享到:

蛰伏在西部的“独角兽”

今年6月,定位为中国第一大服务众包平台的猪八戒网宣布完成C轮融资,从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赛伯乐及重庆北部新区产业投资基金处各融到16亿元及10亿元人民币,合计26亿元人民币。

26亿人民币,折合美元都有四亿多,给了一家并不太出名的,还是位于重庆的公司,初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蛮吃惊的,还带着一些怀疑,因为作为创意服务类网站,多年前我是听说过猪八戒网的,但之后,由于它一直悄无声息,并不是像众多互联网公司一样刷存在感,所以在听到26亿融资到位,且估值达110亿的时候,我还是有着疑虑的。

直到上个月去了一趟重庆,看到猪八戒网的总部,并与猪八戒网创始人兼CEO朱明跃面谈之后,才感觉,这26亿当所闻不虚。因为26亿外界看不到,但属于猪八戒网的刚刚装修完毕的两栋大楼可以看到,这两栋楼位于照母山下的重庆互联网产业园,一栋作为猪八戒网的总部,另一栋作为猪八戒网的孵化大楼,孵化大楼可容纳上百家中小微文化创意企业,看起来很大气;猪八戒网总部里满满当当的(1400名)员工都在如火如荼地忙乎着,而且今年猪八戒也开始在30个城市本地化运营。


朱明跃说:“26亿人民币都是现金,且没有与投资机构签任何对赌协议。”其中10亿还是来自当地政府,这在北上广听起来基本上不可能,但从地方政府对猪八戒网的重视程度看却相当靠谱。因为除了那两座楼和若干扶持政策外,猪八戒网受到政府关照的迹象也非常明显,各大部委领导频频到访,《新闻联播》重点报道、《人民日报》整版关注、《经济日报》、《光明日报》等国字头大报也是把猪八戒网树成了“双创”典型。


分析原因有三,其一当然是猪八戒网自身的价值与影响力,猪八戒网是中国最早的服务众包平台,在2006年就已经上线,9年之间,几次差点死掉,但终于还是活过来,现在的猪八戒网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服务众包平台。注册用户已超过1300万,累计交易额超过75亿,市场份额占有率超过80%。平台上超过500万中小微企业、政府机构和个人,通过猪八戒网购买服务;超过1000万服务商正在出售服务。

其二,中国有影响的互联网创业公司都出现在北上广再加一个杭州,其他城市屈指可数,而重庆乃至整个西部猪八戒网这样级别的创新互联网可说绝无仅有,在重庆,猪八戒网就是标杆,也难怪地方政府宠爱,一出手就是10亿。

其三,猪八戒网属于互联网公司里的“正能量”。现在国家层面对互联网看重的是其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推动性,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讲过,要建设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撑平台,要“互联网+”,要众创、众包、众扶、众筹,而创新、创业、文化创意这些关键词恰好就是猪八戒网的基本内容,它就是为众创而生。在“双创”时代,猪八戒网更切合主旋律。

(注:在国外媒体上,估值超10亿美元的创新公司被称为独角兽公司)


“猪八戒”是怎么飞起来的?

猪八戒网现在是家估值110亿的互联网公司,威客、众包是其特色,但在众包威客领域,“猪八戒”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那“猪八戒”是怎么做到这样的规模?

“猪八戒”团队归结为一个字:“熬!”

猪八戒网创建于2006年,创始人朱明跃当时是《重庆晚报》最早的首席记者,受到当时博客热的启发,朱明跃辞去还正吃香的传统媒体职位下海创业,靠抽佣赚钱,撮合成一次就抽几十元,当时没有人确信,这门生意真的能做下去,都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因此2006年到2008年,摆在猪八戒网面前最重要的是吃饭问题。“当时喊出了‘每天一万,解决吃饭’的口号。”朱明跃说,日均成交额1万元,我们赚2000元,网站才能勉强维持。

2008年,正是“猪八戒”们最活跃的时候,同类网站有300多家。当时,线上创意市场却并不成熟,虽然潜在买家数量庞大,但是实际买家并不多。所有竞争者无一盈利,没过多久,300多家网站绝大多数都关掉了。

竞争对手纷纷倒下,“猪八戒”为何越做越大?朱明跃给出原因很简单,“我们傻傻地坚持9年,把竞争对手熬死了。”朱明跃说,“几年前,北京有一个做得很好的竞争对手,后来却转向去淘宝开女装店了。”

所谓“傻”还包括很多钱不去赚。朱明跃说,五六年前,平台前十大卖家,任何一个都比平台赚钱多。但为了做好孵化服务商这条主线,猪八戒网成立以来,就立下一条规定:严禁员工在网站接单。一旦触碰,立即开除。但很多竞争对手没坚持这一点,结果变成了一个接单的项目公司。

其实还有两个字:“折腾”。这9年就是朱明跃不停折腾的9年,他搞了七次“腾云行动”,其实就是七次大折腾,“几乎是把公司的产品、商业模式、组织架构全都推倒重来,重新干一次,唯一的就是域名没有变,公司的名字没有变,其他的都变了”。折腾到第六次的时候,朱明跃的核心团队走了一半了,甚至核心技术骨干也都离开,都觉得太不靠谱了,但网站却在折腾中活了。很多时候,折腾跟求变是一个意思。

最近的一次折腾是在拿到26亿之后,朱明跃宣布平台零佣金制度,不再收取平台20%的交易佣金(比稿、计件除外),这等于颠覆了猪八戒网之前的盈利模式,而在此之前,猪八戒网每年靠佣金已经能实现千万级的盈利。


免费之后,猪八戒网的佣金收入没了,但网站却发生了质的转变,一是它冲击了行业和竞争对手,提升了竞争门槛;二是在产品上提升了体验,用朱明跃的话说:免费以后忽然发现一切都顺了,以前我们是为了实现收费费尽心机给用户设置种种障碍,但免费以后,目标就简单了,只满足用户体验就好。

事实上,尽管收费和免费是会产生撕痛的选择,但在中国,有着这类“远大理想”的企业,只有走免费才能成功,所谓“无免费不平台”。


京沪深杭之外的互联网公司成功之道

这一节本来想写猪八戒的重庆经验,后来改了,你懂的。

很多人奇怪,重庆地处西部,是互联网的荒漠地带,猪八戒网为什么能在这里成功?我也抱以同样的好奇。但朱明跃却认为,像猪八戒这样的慢公司,只有在重庆才能成功。

不在重庆,怎么能把对手“熬死”?

重庆在人才流、信息流、资金流,和北上广深相比确实相差很远,但你如果要做一个平台级的互联网公司,重庆是有优势的,因为平台生意是一门慢生意,需要时间,平台的最大壁垒实际上也是时间。那么时间也是最昂贵的成本,你需要足够多的资金,有足够稳定的人才队伍,有足够的定力,去熬时间。

在重庆找钱慢,但花钱也慢,猪八戒网在重庆的人力成本、办公成本相比北京上海而言,要少4/5左右。朱明跃当时算了一笔账,竞争对手“任务中国”在中关村一个月的房租,猪八戒网可在重庆干一年。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是,重庆是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人才也相对稳定,人才相对稳定的话朱明跃就可以按照他的需要去一步步锤炼队伍,有执行力,有战斗力,有向心力。但如果在一个高度变化的,诱惑太多的环境下,可能这些人才早就要么被别人用双倍高薪挖走,要么就去创业了。

再就是前面提到的物以稀为贵。重庆位处西部,又是重工业城市,如果说以前政府是喜欢听机器响,对键盘响不太支持,但在双创成为政府重要工作的新形势下,辖地有没有一家能拿得出手的互联网公司就变得很重要。

所以猪八戒网在重庆看似互联网资源匮乏,但实际上是整个重庆乃至整个西南的资源它都有优势。未来重庆要转变发展思维,重点发展金融业、发展科技、搞离岸金融结算中心,互联网业只能更受重视。

朱明跃说,有人质疑政府的文化产业基金怎么可能会投一个民营企业,是政府拿房子抵的,实际上都是错的,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政府的这10亿已经到位了,已经到账上了,已经变成事实。猪八戒网如果不是在重庆就做不起来的,所以我也和重庆的领导人讲,长期扎根重庆,心怀全国梦想,没有重庆,猪八戒网肯定死掉了,我再能撑再能熬,五百万放在北京也不能花五年,但在重庆可以。

猪八戒网在重庆的成功对创业者来说应有普遍借鉴意义。没必要都急着往北上广深挤,其他城市一样能够成功,实际上,就互联网平台来说,最大的两家腾讯和阿里,都不在北京、上海这两个超一线城市,腾讯在深圳,阿里在杭州,这其中是有一些规律性东西值得总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