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需求
发布你的需求,坐等服务商上门
  • 需求发布后
    1小时内收到服务商响应
  • 每个需求
    平均有10个服务商参与
  • 95%以上的需求
    得到了圆满解决
  • 所有需求
    不向雇主收取任何佣金
立即发布需求
或者

经济观察报:猪八戒网在数据海洋里搭建钻井平台

发布时间:2015-12-28 17:15:20分享到:

2015年,猪八戒网拿到了公司历史上最大一笔投资——26亿元。因为我们采用的是VIE架构,IDG是投到我们在开曼的猪八戒控股有限公司,然后在通过开曼的公司协议控制重庆猪八戒网络有限公司。所以在内资公司的股东名单上就只能看到内资股东的影子,看不到外资基金,VIE的架构都是这样的(见文尾的项目融资情况介绍),猪八戒网创始人、CEO朱明跃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专访时说。

经济观察报:猪八戒网在数据海洋里搭建钻井平台

现在猪八戒网的员工规模已经达到1600人,但我觉得扩张的速度还太慢。

我们认为猪八戒的核心商业模式、主要的市场和用户都在国内,猪八戒更适合在国内上市,因此我们正在拆除VIE架构,至于说上市的具体计划,更多的还是看企业本身发展需要,和中国的资本市场进展。

猪八戒网做好自己的业务就行了,在上市这方面,我们不会去强求,更多的做好公司的发展,我们没有上市的压力。猪八戒C轮刚刚完成,任何一家基金,它想要退出,都至少有六年左右的周期,那我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做。

所以一方面,我们在拆VIE架构,做回归国内上市的准备;另外一方面,我们认为上市是企业发展过程中水到渠成的事情。

2015年猪八戒的营收情况基本持平,略有盈利,营业收入大概在三亿元人民币左右,过了盈亏平衡点。我们最近一个季度每月的复合增长率大约是30%,最近三年的情况增长就会超过50%,2014年猪八戒网的收入只有6000多万,今年差不多能够达到3个亿。我认为我们未来几年还能保持3~5倍的增长,2016年估计能做到十几亿元的营收水平。

数据海洋与钻井平台

我们过去的商业模式就是把交易规模做大之后收取佣金,按单收费,二八分成。新的商业模式是把佣金免掉,使交易规模倍增,然后获得数据,在数据里面去进行挖掘,提供知识产权、印刷、金融、财税等等来获得收入,建立数据海洋和钻井平台的商业模式。

首先我通过做交易积累数据,获得数据的海洋,然后我在这个数据的海洋里面去开通知识产权、财税、印刷一个个的钻井平台,从而获得收入。

目前第一个板块还是靠平台本身的收入,会员费加广告费;第二个板块,我钻井的收入,主要是这两大块。我们未来还要在品类上拓展,把数据海洋的水位线和边界扩大,做深。这是我们第一重要的事情。

经济观察报:猪八戒网在数据海洋里搭建钻井平台

边界指的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我们去扩张品类,凡是企业全生命周期的服务我们都会介入,比如说我们今天正在和国家工信部讨论,能不能他们针对企业的科技信息服务平台化。第二个方面是指扩地域,我们现在不仅仅是在重庆,而是在全国26个城市有了自己的服务,有了自己的地面团队,去同时发展线上和线下服务。

提升数据海洋的水位线,指的是一些品类,我们要去做深,做重度垂直。比如说,知识产权这个事,我们过去做了商标的注册,现在我们能不能围绕知识产权的基础业务,在做好商标业务的同时,我们做版权登记,目前每月收入过百万,能不能做专利,所以我们投资北京的一个专利服务平台,叫做快智慧。

我们能不能去做电子数据保全,这是几块围绕知识产权的基础业务,我们把这几块基础业务做起来之后,我们能不能够做商标的交易转让?来做知识产权的案件,知识产权的法律服务,或者为中小微企业提供知识产权工具。这些都是围绕知识产权做延伸,这样围绕着知识产权的四五块基础业务加上四五块知识产权的延伸业务,这样就把知识产权这口井重度垂直化。

我们现在每天在国家商标总局的注册量,可能超过两个省的规模,数量规模在上千单。

超级孵化器

猪八戒的创客空间大楼里,已经入住了几百家小型公司。作为一个交易平台,它本身就相当于一个超级孵化器。

比如说你会写作,他会设计,最开始在猪八戒网上面进行交易,后来单子多了,就从兼职变成全职,再后来业务做大,你就开始要成立公司,在这个平台上成长的过程,就是一个孵化的过程。

所以重庆市长黄奇帆说猪八戒不仅仅是一个交易平台,还是一个超级孵化器,这是2012年黄奇帆第一次来猪八戒网时候说的,那个时候我们还看不到我们这个平台能够孵化出公司来,但现在我们坐的猪八戒创客空间这栋楼里面就有几百家小型公司,几个人几十个人规模的小公司。

经济观察报:猪八戒网在数据海洋里搭建钻井平台

我们现在不但提供线上虚拟的超级孵化器,还提供线下实体的工作平台。所以就有了我们做众创空间。

实际上,做企业服务的平台化交易,最难的最大的竞争壁垒是时间,最难熬的也是时间。我们2006年开始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做得太早了,先驱和先烈之间只有一步之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面对着非标准化严重低频的这样一个交易,我们一直苦熬。

我记得天使投资最开始那500万,熬了差不多四年,直到2011年才有IDG的进入,最开始是最难的。

猪八戒作为一家高速成长的企业,它的腰部不硬,这就是团队的问题。我认为我们的瓶颈在于,我们整个团队它的消化能力,是我们发展的瓶颈。现在不管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也好,还是政府资本支持也好,这些外部加在我们身上的已经好得不能再好。

现在最考验我们的是,我们这个团队的消化能力。

政府给我们的支持是真金白银的投资我们。政府的政策,对猪八戒最大的帮助,就是引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使得我们的买方和卖方呈现井喷式的爆发,政府推的“互联网+”这个战略,也使得我们过去有一些招商都招不进来的行业,上了猪八戒网这个平台。

就像我们八戒工程这个孵化出来的项目,做工程建筑设计,一个项目就是几百万上千万,过去你想把建筑设计院招上来,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根本不理你。但是现在政府实行了两个重要的战略:双创和“互联网+”,使得我们这个平台上交易规模井喷,我们的市场格局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才是政府给我们平台型企业带来最大的优惠。

(经济观察报记者张晓辉采访整理,重庆博恩集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