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需求
发布你的需求,坐等服务商上门
  • 需求发布后
    1小时内收到服务商响应
  • 每个需求
    平均有10个服务商参与
  • 95%以上的需求
    得到了圆满解决
  • 所有需求
    不向雇主收取任何佣金
立即发布需求
或者

朱明跃:猪八戒网苦熬不是本质 将开放平台体系

发布时间:2016-06-06 16:13:07分享到:

6月3日上午,创业黑马会走进猪八戒网游学,来自黑马会B2B分会和重庆分会的50多位投资人、创业者齐聚猪八戒网总部路演大厅。猪八戒网创始人、CEO朱明跃为大家分享了猪八戒网成长历程,以及发展方向,来自黑马会的创客们也分享了自己的创业项目,期望能与猪八戒网展开合作,共享大数据海洋平台资源。

(朱明跃为黑马会分享猪八戒网创立历程)

朱明跃干货分享实录:

猪八戒网苦熬不是本质 将开放平台体系

今天是2B分会和重庆分会到猪八戒传金送宝,让我受宠若惊,非常荣幸。猪八戒从06年开始创办,今年已是第十个年头,对于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转折点。在前面9年多的时间里,我们更多的是慢,怎么把一家公司做慢,怎么做十年。很多人都说我们苦熬,但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下我们十年苦熬的背后是靠什么动力来支撑我们,这十年里面我们到底做对了什么。

同时也想和大家分享,作为一个创业者,还是非常荣幸有这10年让我们去熬,但是幸运不可能永远站在我们这一边,继续给我们十年让我们慢慢去做,因此我们也必须要快。因此在今年年会上提出了扎着马步去跑步的理念,就是我们要快速奔跑,在跑步的同时也要扎稳马步,基本面要扎实,既快得起来,也慢得下来

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们的团队从只有重庆这边的一个团队扩展到在29个城市拥有自己的团队,从去年初的500人团队扩展到现在又2700人左右,扩大了5、6倍,产品线从以前的只为企业设计logo到现在进入企业生命全周期,包括财税、印刷、金融、知识产权、家装、工装、工程建筑设计等领域,我们会场的背后就有一家公司叫八戒工程,他在做工程建筑设计领域的众包平台。所以无论是产品、产品线、地域、团队数量等都处于一个闪电扩张的阶段。

闪电扩张阶段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大家说我扩张的太快,是否是因为融了26亿,但其实融资一年的时间里,我们虽然闪电式的扩张,但是融资的26亿还在,而且我们是带着利润在闪电式扩张。

今天我主要想和大家分享2个事情,一个是苦熬十年背后的动力是什么?一个是九年隐忍后闪电式扩张的背后逻辑是什么?

第一个,苦熬背后的动力。我们一直在苦熬,包括IDG A轮投资以后,当时他们投了666万美元给我们,这个估值在他们内部看来已经高了,IDG的风投人被要求说为什么会估值这么高投资我们,风投人说,在07、08年的时候,我看过这家公司,当时也不看好,但4年后,这家公司竟然成了这个领域的第一,份额也占到了7、8成,我们不得不投这个方向。他给投委会的人说,我们IDG要不要投第三产业,如果要投,在中国范围内就只能投他们(猪八戒网),因为他们做到了事实上的第一。

为什么会做到事实上的第一呢?这就是苦熬,把对手熬死。但其实这只是一个表象,谁能够真正熬过10年,苦熬不等于傻等,十年苦熬的背后,我们其实一直在坚持两样东西

一样东西就是创新。十年里我们做了7次腾云行动,做产品的创新。产品创新到了什么程度?就是我们公司每一次做平台创新,推到重来,就叫一次腾云行动。每次和IDG等接触,不超过5句话他们就会问我们在美国有没有对标的企业?每当听到这种问题,我都只能痛苦的摇头,这种模式在美国、欧美都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企业。因此我们做的这种交易,都是B to B,买家是小B,卖家本质上也是小B,小B to小B,交易的物品也是严重非标化和严重低频,一辈子就只需要用一次标志设计,而且买家的决策非常理性,小B又是足够分散的,要把这些属性服务的需方以及供方放在一个平台上去实现规模化的交易,探索出他的商业模式,是难上加难。

这种产品的运营体系、组织架构到底怎么做?没有现成的模式借鉴,我们的团队最开始来做这件事,真的是叫无知者无畏。我们的核心团队大多来自媒体,没有经营意识,更没有开过公司,来做这件事,可想而知有多难。因此,我们要不断地做产品的创新,我们就做了7次的腾云行动,做到第5、6次的时候,我们的技术负责人和产品负责人都选择了离开,他们不再相信这个模式还有未来。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坚持,为什么坚持,是因为坚信这个平台是有价值的,使我们舍不得放弃,不管商业模式和产品模式再烂,但是这个平台对于平台上的用户来说一定是有价值的。我们的中小企业雇主,在我们平台上做标识的征集,这些需求对一个小微创业者是刚性需求,如果没有人脉资源支撑,他们就要外包设计公司,但设计公司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报价,对于一个小微创业者来说,就是他们所有的资本,因此他们需要一个平台,来满足他们的需求。过去的几年,我们为数百万家小微企业设计了品牌。

双边平台的另一面就是我们的卖家。他们有一定的专业技能,通过这个平台可以将自己的能力转换为真金白银,甚至作为一份全职的工作或者创立一家小公司,实现就业创业。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园区,绝大多数是我们正在孵化或已经孵化出来的小公司,他们可能只有5个人、20个人,通过我们这个平台一年的收入可以是5万、500万,有的企业甚至通过这个平台做到5000万,今年要冲破1个亿。

因此对于这个平台来说,这十年可能我们不赚钱,但是从他们那里,我们看到了这个平台对用户是有真价值的,我们确信这个,那么就应该坚持,选择不弃牌,不放牌。是创新让我们一步步走过来,价值作为源动力支撑我们走过这十年,在2015年,我们开启了又一轮的创新,做到了商业模式的颠覆创新,仅靠产品创新已经到了天花板,产品再怎么改,交易规模始终无法提升,我们意识到遇见瓶颈了。

一家公司遇到瓶颈,一定会有这两个判断,第一个判断是,这个瓶颈一定不是来自团队的执行力或是外部的时机不对,而是商业模式遇到了瓶颈。第二个判断是,这一定是CEO的问题,一家企业永远在企业家的思想空间里成长,商业模式遇到瓶颈实际上是CEO遇到了瓶颈,我们必须要突破他。

有一段时间,我把商业模式交给我们来自北京的一个管产品的人,让他带领团队做了3个月,3个月后,我们发现没有任何改变,于是我意识到,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于是我开始启动商业模式的改变,后来我们把佣金去掉,最终我们通过在数据的海洋里实施钻井服务的模式。

(黑马会创客们认真聆听朱明跃分享)

现在的钻井模式,实际上非常简单,我们原来通过每一笔交易抽取佣金,现在我们免费但是获得了用户和数据,在数据的海洋里分享用户的需求,看他们需要什么延伸服务,我们就启动。

举个例子,以前我们平台足够多的交易是做标识设计,完成后买家拿到方案,卖家获得赏金,我们获得佣金。现在新的玩法是什么?买家继续拿到方案,卖家拿到100%的赏金,我们一分钱不赚,但是我们通过这个交易,我们知道了买家拿到了标示,下一步一定是要去做商标注册,知识产权的登记,那我就去提供这样一个延伸服务,结果我们就成了中国最大的知识产权平台,在离现在2公里的猪八戒总部,那里现在有一家约600人的公司,专门做知识产权服务,他们每天在国家商标总局代理商标注册量相当于中国2、3个省的总和,这一口井今年就能给我们带来7.8亿的收入,这就是我们的钻井模式

这个商业模式就是靠我们的颠覆创新,去年这个商业模式颠覆以后,我们的价值进一步得到了社会、资本、政府、媒体的认可,于是就有了后来我们融资26亿,然后开始全国的扩张。因此不管是10年苦熬还是去年说的风口飞猪,他背后最本质就是创新和价值驱动。简单的苦熬2个字,虽然道尽了创业的辛酸,但是它并没有说到问题的本质。

 

价值落地建超级网络园区

那么现在开始猪八戒开始在全国闪电扩张,都以5-8倍年增长的速度扩张,其实我自己也很担心,我们好不容易沉淀十年,我们有了自己的取经文化,员工5、6倍扩张,可能文化已经被稀释的差不多了,但是要快速的奔跑所需要的能力是完全不一样的,人才结构不一样对我们的考验很大,那么是什么底气让我们能够实现快速的奔跑,其实就是创新和价值。

当我们去奔跑的时候,我们本质上没有做任何的改变,我们还是在围绕着用户的价值在做,围绕着中小微企业的需求和中小服务卖家在做,把价值进一步的落地。

我举个例子,比如我们在云南,我们有2支团队,1支团队是招商,约有30人,他们就是做把线下有这种技能的中小企业机构,拉到这个平台上来,这样一个简单的事情,他没有去做额外的创新,他只是去做量的扩张和线下实体的落地,但最终是把用户和服务商拉到这个平台。

大家有可能也看到,在云南我们不止是把服务商拉到这个平台,我们也在建园区,政府把整个金顶山片区交给我们来运营,打造一个互联网+创新创业的园区,这个好像和猪八戒没有关系,实际上还是在做猪八戒网。就像我们现在这栋楼,我们很多服务商做到了,他们需要线下的一个物理空间,我们第三产业绝大多数企业都是小而散,过去他们分散在写字楼里,规模小、分散。政府关注不到他们,资本也关注不到他们,他们也没有那么高远的抱负,想去融资、上市。他们就是想做一个创业而已,那我们现在我们利用平台的力量把他们集中起来,向政府要资源、政策,他们因此在现在这个时代也能享受房租、税收的优惠,与此同时在这个园区里,我们关键的是,不仅仅给他们提供物理空间,也把线上的订单和线下的服务商之间完全打通,你入驻到线下的园区,本质上就是入驻到线上的平台,过去在线下只能服务本地,入驻到我的园区后,就能服务全国,实现线上线下的融合。

我们虽然在做线下的实体园区,但是本质上还是做平台用户卖家的经营。做了线下园区后,我们也想未来的猪八戒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我们不再只是一个网站、APP、微信服务号,不仅仅是一个市场,更是一个线上线下融合的超级网络,我们线上有一个虚拟的园区在做孵化、接订单;线下可能有100座城市,每个城市都有我们实体的园区。线上的虚拟园区和线下的实体园区形成一个园区的网络。

因此,在继续坚持我们价值的情况下,我们完成了我们战略上的创新,我们把猪八戒看成一个双边市场,从今年开始的未来十年里,我们希望猪八戒是一个线上线下融合的园区网络。这个创新值得猪八戒去战十年。

大家现在在29个城市都能看到猪八戒网的团队,我们就是在构建这个线上线下融合的园区网络,这才是我们闪电扩张背后坚持的一个创新和价值驱动。

今天B2B分会在坐的很多位在to B的领域里做得很深、很专。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在思考,我们的员工规模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何处是尽头,我们的业务线按照现在这个方式发展下去,何处是归州。

开放平台体系,共享数据红利

我们认为猪八戒网未来的扩张路径不能够只是简单的一个产品线、地域和员工数量加法式的扩张,一定要通过另外的方式来做扩张。所以我们现在在做2个很重要的抓手结构,来完成猪八戒网的扩张之路。

一个抓手是我们的开放平台体系,未来有很多的品类,不需要我们自己来做,而且服务交易典型的特点是每一个品类之间的模式天差地别,不可能像实物电子商务一样,把任何东西都可以装在一个购物车里进行结账。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开放平台的方式来做。最近我们在组建开放平台的团队,希望未来能把我们的用户、数据、规则开放出来。猪八戒网以前是一家运营系统的公司,在技术驱动上我们是短板,最近我们也在补齐这个短板,希望能通过开放平台把自己开放出去,把伙伴引进到这个平台上,共同分享服务大时代的红利。

另外一个抓手就是基金投资,八戒投资下面管了2、3支基金,约10几亿人民币的规模,我们过去也陆续投了一些公司,包括做财税的慧算账、印刷的浙江胜达、兼职的青团社等,我们希望能找到一些好的项目,大家一起来做,我们不是专业做投资的,本质上我们不熟的行业不能碰,没办法给被投的公司带去经验、用户数据资源的我们不投,在这个过程中,希望大家有兴趣可以和孙伟团队一起交流,这是第二个抓手。

除了这两个重大抓手,我今天也把战略合作的周友国带到了现场,周总是负责猪八戒网的战略合作,我们开放平台迟迟推不出来,基金投资业没有那么快,项目也没有那么多,那我们能不能先在业务上合作呢?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我们大概从这几个方面和大家一起共享这个时代的红利,共创共享共赢,这是我们的一个期待,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