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需求
发布你的需求,坐等服务商上门
  • 需求发布后
    1小时内收到服务商响应
  • 每个需求
    平均有10个服务商参与
  • 95%以上的需求
    得到了圆满解决
  • 所有需求
    不向雇主收取任何佣金
立即发布需求
或者

猪八戒网CEO朱明跃:薅用户羊毛的方式不可能有未来

发布时间:2016-11-28 10:15:15分享到:

本期对话嘉宾:朱明跃

朱明跃,猪八戒网CEO。猪八戒网是一家众包服务平台。2005年,朱明跃以外包的方式,发帖悬赏500元开发猪八戒网。最近,猪八戒网的估值达到120亿元。

朱明跃,自称“二师兄”的猪八戒网CEO。一些经学、哲学的书籍零散排放在其办公桌上,而他本人似乎也对创业的生死规律、节奏之道颇有感悟。

2005年,朱明跃以外包的方式,发帖悬赏500元开发猪八戒网。次年,众包服务平台猪八戒网步入商业运营。朱明跃戏称,彼时的创业可以叫无知者无畏。

猪八戒网共享的是人的智慧,把专业人士聚合到一个平台上,为中小微企业提供共享服务。

发展到今天,在朱明跃看来,这种有点像淘宝,随买随卖、集贸市场样的众包正面临无序带来平台的失控;而新阶段的众包平台会有点像天猫,买家的门槛要低,使无限的买家在平台上接受有限的、专业的卖家服务。

对于外界热炒的估值、上市,朱明跃认为,创业者不应为标签所累;估值过百亿,成为独角兽,乃至未来上市,都不是创业者真正追求的目标,是需要被踏平、甩在身后的一件事情。

“创业者不要被标签所累”

新京报:十年前你悬赏五百块钱做猪八戒网的网站,当时有想到在做怎样一件事儿吗?

朱明跃:我们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机会,就是互联网和第三产业相结合,而且第三产业的发展未来一定会超过第二产业。如果做一个服务业交易平台的话,机会可能非常大。

但后来发现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做的是非实物的品牌设计、网站程序开发,它交易的频次很低,而且非标准化。要做一个交易平台对这种非标、低频的商品进行规模化,难度非常之大,几乎是商业的死亡地带。所以现在回头去看这十年,当时可以叫无知者无畏。

新京报:去年完成26亿元融资后,猪八戒网的估值一跃过百亿,有成为独角兽的感觉吗?

朱明跃:很长一段时间,外界都过度关注估值、独角兽这些事情,外在的表象、喧嚣和标签之下,创业者本身有一种不可承受之重。

估值过百亿,成为独角兽,乃至未来上市,都不是创业者真正追求的目标,它只是一个里程碑,是需要被踏平、甩在身后的一件事情。作为一个创业者,要关注用户本身,而不要太被标签所累,为名所累。

新京报:听说猪八戒网要进军金融,而金融行业豪强林立,猪八戒网是随波逐流,还是有与众不同的玩法?

朱明跃:我们本质上不是做金融,是为小微企业做服务的,如果小微企业需要这种服务,并且是一种普遍性需求的话就去做。小微企业有两个最大的痛点,其中之一是缺生意、缺订单、缺客户。另外一个痛点是,缺真正的金融服务。

小微企业是爹妈不爱,亲戚也不爱。原因是对GDP和税收贡献太少,得不到政府的关注,政府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而没有固定资产做抵押,金融机构也不知道如何为你服务。

资本嫌贫爱富,基本扮演收割机的角色,真需要钱的时候离你远去,要上市之前,它就来收割了。

没有资产、税收,没有风险投资,但小微企业在平台上有数据有交易,我们可以根据平台上的信用对它评价,提供贷款。猪八戒上的小微企业都是做服务的,小而散的轻资产,贷款之后扩充团队,我们可以通过派订单、派客户的方式,帮助还贷。

“薅用户羊毛的方式不可能有未来”

新京报:有人说,取消佣金是对传统众包模式一个致命的打击。

朱明跃:2014年我们的佣金占了收入的90%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取消佣金,无异于自宫。我们不是想打击行业里面的谁,打击的是自己。互联网是一个没有围墙的世界,你希望把用户圈养起来,用薅羊毛的方式是不可能有未来的,因此我们必须做出改变。

新京报:新进的创业者是否还有机会,需要克服哪些挑战?

朱明跃:众包这种模式不是寡头垄断市场,因为它本身不是一个行业,而是一种思维方式、组织方式。我认为后来的创业者都要充分运用互联网思维、技术,运用众包的方式去某一个领域创造,不存在说机会已经被寡头垄断。

新京报:众包领域还存在哪些问题?

朱明跃:众包是一种运转方式,是平台甚至社会的一种运转方式。原来的众包是传统外包的一种进化,要建立起一个平台,有点像淘宝,随买随卖,完全是一个集贸市场。

但发展到今天,这样一种无序会带来平台的失控。在失控的情况下,必须要修正和完善,买家的门槛还是要低,使无限的买家在平台上接受有限的、专业的卖家服务。

新阶段的众包平台会有点像天猫,用户可以随时来平台买服务,但商家要是卖服务的话,必须要达到品质、规则、管控、约束,包括整个用户体验的要求,这是一个有限的市场。

新京报:怎么看待众包平台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朱明跃:你说的是平台和自营的问题。做平台的还是以整合专业人士为企业服务,但在有些品类上,要想优化行业,优化品类交易的效率,必须把用户体验最好的方式、标准先建立起来。

众包平台要代表用户做出一个有效的标准,而不是屈服于行业供应商的潜规则。比如商标行业,它长期形成两大潜规则:第一个就是价格很高,低于2000元的不做;第二个是,注册在商标局没通过,供应商不退款。企业注册商标,国家才收600、800块,收2000块太高了;而注册不通过,专业服务的人士应该为此负责任,应该退款。但把这两个标准交给传统行业的时候,他们不答应。不答应的话,平台就来做。

新京报:共享经济近些年成为创业风口,目前发展到何种阶段?

朱明跃:发展到今天,共享经济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从一个交易市场变成了一个社会的基础设施。在传统社会里面,我们把水、电、气等定义为基础设施,如果一座城市没有这些基础设施,我们就没办法生存。

那么在互联网时代,比如说交通出行问题,传统的基础设施仅仅是修好路、做好车,那就解决了吗?必须还要搭载上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就像uber、滴滴这样的共享平台,才使得整个交通出行得到真正解决,城市运转才更加正常,交通出行更加便利。

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不一定是有形的道路、桥梁、建筑,它可能是无形的共享经济平台。所以我觉得包括社会、政府、资本,都应该对共享经济平台重新定义,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应该引起足够高度的重视。

同题问答

新京报:2017年最看好哪项黑科技?

朱明跃:如果说2016年是VR元年的话,我相信2017年是VR爆发之年,不管是硬件层面,还是从内容到运用,我相信在2017年都会爆发。

新京报:如果从2017年开始创业,会做什么?为什么?

朱明跃:十年前创办猪八戒网,那叫无知者无畏,我们看到了一个趋势,结果就想去做这样一个平台。如果2017年从头开始创业,我绝对不会再做一个平台,因为做平台实在太难。

我愿意去开一个小小的空间,这个空间无法被定义,你可以叫他咖啡店,也可以叫它一个工作场所,或者叫他它一个社交场所。但是我觉得这样一个线下的空间,不仅在线下,而且要在线上,它也是这个世界的一个节点。

新京报:您所处的行业在2017年发生哪些变化和机会?

朱明跃:我所处的行业不是互联网行业,准确界定的话,我觉得是为中小微企业服务的行业。这个行业正在越来越贴近中小微企业的需求,这会是2017年的一个变化。行业正突破概念的束缚、资本的冲动,逐渐回归商业的本质。在2017年,我所处的行业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定义的话,叫回归,是一个回归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