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需求
发布你的需求,坐等服务商上门
  • 需求发布后
    1小时内收到服务商响应
  • 每个需求
    平均有10个服务商参与
  • 95%以上的需求
    得到了圆满解决
  • 所有需求
    不向雇主收取任何佣金
立即发布需求
或者

“兼职女王”是如何炼成的

发布时间:2013-07-31 11:56:36分享到:

短平头、文化衫配短裤和人字拖,长相清秀的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女大学生周雯晴是奶奶眼中的“经济适用型孙女”。

兼职女王

  而在她的大学同学们眼中,她是真正的“兼职女王”。从高中毕业起,一到寒暑假,周雯晴就奔波在一个又一个兼职的路上,发传单、卖饮料、当服务员、话务员……上大学两年来,除了大一开学的那个月收到了父亲500元的生活费,她从未向家人伸过一次手。为了赚生活费,她已经两年大年三十没在家吃过团年饭了(晨报7月30日A12版有过简略报道)。目前,她正在姑妈家附近的一家大酒店做服务生。

  上幼儿园时

  最“怕”放学

  四岁那年,周雯晴父母离异后,她一直在父亲身边生活。那时,父亲所在的厂子刚刚倒闭,他只好在外面踩麻木、做保洁,打些零工养活周雯晴。

  上幼儿园时,周雯晴最“怕”的就是放学。看着别的小伙伴都被家人一个一个接走,她只能拿起小板凳,坐在门房里,眼巴巴地等着父亲的麻木停在门前,接她回家。在她印象中,自己几乎总是最后一个被接走的小朋友。

  进了学前班,她就“解脱”了,因为可以不用等着父亲来接,自己一个人就能走回家。但有时她仍觉得很孤单,特别是下雨天,同学们都有家人举着伞、牵着手回家,她总是下意识地向四周张望一番后,便默默地把书包顶在头上,跑回家。每次看到孙女淋得像个“小落汤鸡”回来时,奶奶都心疼得不得了。

  周雯晴的奶奶今年已经84岁了,虽然听力不太好,但一回忆起周雯晴小时候的那段日子,她就不停地说:“小时候生活困难的孩子,长大了会懂事些。”

  上小学时,周雯晴穿的都是邻居送来的旧衣服。近几年,家中的几个姑妈生活环境有了改善,也对她提供了不少帮助,一家人的日子才稍微强一点了。

  只要闲下来了,周雯晴就回奶奶家,帮老人扫地、擦窗子。说起这些,奶奶咯咯地笑了,“你看,她还用打工的钱给我买了个手机”。周雯晴说,自己总想着给奶奶买点营养品,但奶奶不让:你大学毕业后赚了钱再给我买。但看到奶奶的老手机坏了后,她还是忍不住花300元买了个老人专用手机。而她自己的手机是花600元在网上淘的“二手货”。

  男生装扮下的

  自强自立

  从小,周雯晴就没穿过裙子和留过长头发。短平头、衬衣、裤子的“汉子”模样,成了她的标志性装扮。

  周雯晴开玩笑地说,高中时,有次站在女厕所里系皮带被一个女生看到了,女生以为进了男厕,尖叫一声后转头跑了。

  长相这么秀气,为什么总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像个男生?周雯晴笑着说,扎辫子、穿裙子会很浪费时间,而她宁愿拿那些时间来看书、兼职或者睡觉。

  “也有可能是潜意识里面希望自己是个男生、像男生那样强大吧”,周雯晴说,她不愿意在其他生活小事上花太多时间。不过为了今后找工作时给人留下好印象,她已经打算大三、大四试着留长发了。

  就像其他从“破碎”家庭中出来的孩子一样,周雯晴也常常没有安全感,很少把自己最真实的想法讲给别人听。上中学时,只要老师一聊到她的家庭,这个坚强的女孩眼泪就哗啦啦地往下掉。但从老师办公室一走出来,看到好朋友们,她会立马“挤出”最灿烂的笑容,“我不想得到别人的特别照顾,所以要表现出坚强”。周雯晴这种刚掉完眼泪、转脸就能笑出来的“功力”,总让同学们直呼“佩服”。她说,自己已经算是很幸运了,有疼爱自己的奶奶、姑妈们的帮助。她从小就教自己要学会面对生活,“每个人都无法选择出生在什么家庭,只能选择自己的态度”,她的态度是勇敢面对,她的行动是自强自立,随着年龄增大,逐渐强大起来。

  把兼职当成

  “社会课堂”

  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周雯晴就在家附近找到了份为舞蹈学校发传单的差事,每天工作七八个小时能赚60元。她说第一天工作下来最大的感受是:从没想过,原来站着也可以这么累。

  但她告诉自己,大学毕业后,无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首先遇到的都只会是两个字:困难。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早点做准备?考虑到这个工作机会不太牢靠,每天下班后她又上网继续投简历,终于在一周后找到了份饮料促销员的工作。

  当时,这个饮料企业正在做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全市有两个促销点的销售额将用来助学。周雯晴正好在其中一家酒店的促销点。她说,听别人说过,“酒店就是个小社会,什么人都碰得到”,所以找兼职时也会刻意找些大酒店。

  卖饮料时,周雯晴经常“挨骂”。一次,客人招呼她到跟前,她以为是要买饮料,谁知客人反问她:“卖饮料就卖饮料咧,还想哄我们?你扯那多野棉花做么司?”旁边一位已经吃完饭买单的女顾客看到后,当即找她买了两罐饮料打包带走,还告诉她:别管其他人怎么看,相信自己做的事是对的,坚持下去就没错。

  和同龄人相比,还未满21岁的周雯晴要成熟得多。她正在兼职的酒店楼面经理王芬说,90后大学生接受能力强、服务更热情,但很多吃不了苦。有的刚入职没几天,又吵着要离职。酒店营销部经理王英杰介绍,他们在招聘时更青睐大学生是因为他们的素质更高,而欠缺的则是待人接物的经验和技巧。去年寒假的时候,周雯晴就曾在这里工作过一个月。因此,一听说她暑假也有来兼职的意向,人资部专门给她留了个名额。

  “她话很多,做事很主动,而且哄顾客带来的小宝宝也有一套”,王芬说,有的熟客还会点名要求坐在周雯晴服务的那个台位。

  两年没在家

  吃团年饭

  高三暑假兼职两个月,周雯晴赚了3000元,在大学里当辅导员助理两年赚了近3600元,大一寒假在酒店当服务生一个月赚了2000元,大一暑假当话务员两个月赚了3000元,大二寒假当服务生一个多月赚了2600元……上大学以来,周雯晴没在家吃过一次团年饭,但赚了近两万元生活费。

  因为父亲四处打工,周雯晴一般寒暑假都借住在姑妈家。大一寒假,她在姑妈家楼下的一家特色酒店打工,大年三十晚上,全家十四口人都陪着奶奶过年,唯独少她一个。周雯晴为了赚双倍工资,工作到八点下班。回到姑妈家才记起没吃东西,便去楼下超市买了包方便面和饼干。

  “这是我第一次没和家人吃年饭,姑妈家一个人都没有,当时觉得好‘凄凉’”,她回家后只好把电视、电脑全打开,但也没心情看春晚。

  到晚上11点多,姑妈从奶奶家打包了年饭带回来。看到奶奶专门为自己做了最爱吃的玉米和毛豆,她才感觉到了点“年味”。今年过年,她因为在家附近的酒店当服务员,又没时间回家吃团年饭,这已经是第二次没和家人“团年”了。

  奶奶说,“虽然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但从小就比较懂事,没让大人操心”。她的父亲目前在一家公司当搬运工,平时很少有机会和女儿见到面,“就算碰到一起了,也没话题说,只能看着她。”父亲无奈地说。

  周雯晴已经想不起来有多久没和母亲见面了,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也少,她只想通过自己的双手,读完大学四年,然后考研。

  “兼职女王”周雯晴的路,还很漫长,让我们一起祝福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