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需求
发布你的需求,坐等服务商上门
  • 需求发布后
    1小时内收到服务商响应
  • 每个需求
    平均有10个服务商参与
  • 95%以上的需求
    得到了圆满解决
  • 所有需求
    不向雇主收取任何佣金
立即发布需求
或者

微信泄密门事件发酵 机构掀起退群潮

发布时间:2014-08-15 16:48:51分享到:

月6日,该券商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张明芳在微信群发布丽珠集团(000513.SZ)尚未公布的股权激励消息,多位嗅觉敏感的基金经理为此纷纷退群避嫌。

巧合的是,就在同一天,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在上海召集辖区所有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及其助理,做了一场关于远离内幕交易的培训。

随后两天,其他卖方机构组建的微信群亦出现基金经理批量退群的现象。

“现在就算听到内幕消息,操作上也要坚决回避,根本不敢买。”深圳一位基金经理透露,张明芳发布上述消息后,基金经理大量退群,核心因素是这些机构恰好持有丽珠集团股票。

当买方机构纷纷“闻”内幕信息而色变时,券商研究所也加强了对微信群的监控。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早在孙明芳事件爆发三天前,国泰君安首席银行研究员邱冠华组建的名为靠谱群的微信群就入驻了公司的监察人员。

买方避风头

“某公司医药行业基金经理一看到消息就退出群,是因其持仓中就有丽珠集团。更巧的是,前段时间还再加了点。”一位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抱怨,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据了解,早在去年四季度,机构就开始抱团关注丽珠集团。一季度,有些基金开始建仓,理由是提前获悉一季报情况非常乐观。但近两周丽珠集团股价的上涨动因,主要是股权激励消息。

“圈内之前就有说丽珠集团要做股权激励,只知道快要做了,有些机构买了点。但谁想到,张明芳会把时间和方案都说出来,股价还逆势上涨。这下,大家都慌了。”一位基金经理坦承,这是其退群的真正原因。

深圳一位股票型基金经理也在中信医药群中,但他并没有退群。“我没有丽珠集团这只票,现在退群也会留痕,反而引人关注。”

来自多位机构人士的消息显示,除中信医药群外,其他券商组建的卖方群,也有基金经理在6月7日和8日纷纷退群。

“以前觉得退群行动太扎眼,现在趁着泄密门这个事,刚好退出来。”上海一位保险资管的投资经理坦言,其退出微信群是表达自己回避内幕信息的态度。

更有一位基金经理坦言,“4月以来,监管层开始严打内幕信息和老鼠仓。现在再回想以前,确实做得很过火。但在以前环境下,你根本不觉得靠内幕信息获利有什么问题。”

除了退群表明自己对内幕信息的回避态度外,有些基金经理则明确不碰有内幕信息嫌疑的股票。

“券商到上市公司调研会获取很多非公开信息,如果自己判断有些消息有内幕信息嫌疑,投资操作就会回避。”深圳一位合资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承认,微信群确实会发布内幕信息,但现在严打环境下听到这类信息,反而不敢再去买。

卖方监管趋严

针对上周五震动市场的微信泄密门事件,6月9日上午,中信证券方面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公司已关注到相关事件,对于张明芳已经作出停职配合调查的处理。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中信证券方面再度严格规范部门制度,一个中信证券的研究微信群已在周一早上停止群内微信推送,理由是部门统一规范,不用微信推送,只通过邮件等渠道推送。

上海一位加入中信微信群的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每天早上8点30分,中信证券会在微信群推送每日投资策略和晨会纪要。但6月9日,微信群没有更新,每日策略和晨报转为只通过邮件形式发送。

多位买方机构人士称,目前暂停微信群推送研究报告的只有中信证券一家。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中信微信门事件让券商研究行业变得更为谨慎。

“今天一早,我们研究所所长就给我们群发邮件,提醒我们要绷紧合规的弦。”上海一家大型券商的研究员说,所长强调研究员在使用微信、邮件、电话、短信等任何工具时,都必须注意合规尺度。

同处上海地区的国泰君安证券,对微信群的监管要更早一步。

“国泰君安证券邱冠华建立的靠谱群已经进驻了公司的监察人员,不过,这事在张明芳事件之前就发生了。”深圳一位股票型基金经理透露,邱冠华是国泰君安银行首席分析师,群里还有其他几位行业研究员。

一位加入靠谱群的保险投资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了这一点。“6月3日,国泰君安的监察人员就加入了靠谱群,他是原来国君的老研究员,在群里起到把关作用。”

在业内看来,微信群并没有设置审核环节,让监察人员加入更多是提到警示和提醒作用。 如果研究员发的内容超过合规尺度,监察人员可以适时出来解释一下。

微信生态圈揭秘

中信微信泄密门事件,就像一阵超级旋风,席卷了卖方研究与买方机构的联接纽带——微信平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券商研究所与买方机构的微信群主要分为B-B和C-C两种。

前者是由券商销售人员针对每家买方机构建立的微信群,用于发布研报、调研记录等,后者是由首席分析师为公募、私募、险资等买方机构建立的核心群,会有较多内幕信息。

华南一位基金经理介绍,由券商销售人员组建的群更多是推送研报的平台,群里发送的主要是研究报告的摘要。此外,这类群里还会有调研信息、电话路演等。

“研究员到上市公司或是上下游产业链调研,会了解到企业的生产数据、盈利情况,这些属非公开信息,不算内幕信息。”前述华南一位基金经理称。

但由首席分析师组建的微信群,会有内幕信息,但表述会比较隐晦、含糊,不会说得如此直接。

“首席分析师组建的群信息含金量更高。例如,国泰君安邱冠华建立的靠谱群,每天更新的微信只有一两条。只有判断三个月股价涨幅超20%的股票,才会在群里推。”一位买方机构表示。

一位保险公司的投资经理亦注意到,单独组建微信群的基本都是新财富上榜的首席分析师,在业内有一定号召力。据其介绍,他加入了超过100个微信群,但由分析师组建的群也就十几个。

多位业内人士称,中信泄密门之后,估计很多研究所会对首席分析师建立的个人群加强监管。毕竟,万一出现内幕信息事件,公司品牌也会受到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