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需求
发布你的需求,坐等服务商上门
  • 需求发布后
    1小时内收到服务商响应
  • 每个需求
    平均有10个服务商参与
  • 95%以上的需求
    得到了圆满解决
  • 所有需求
    不向雇主收取任何佣金
立即发布需求
或者

城市涂鸦艺术

发布时间:2014-08-18 13:45:45分享到:
    城市涂鸦者被视为“城市美容师的敌人”、“执法者教育的对象”,他们通常在深夜里出没,一夜之间,墙壁上、路牌上、电箱上,城市的角落冒出了许多“神秘图符”,有些突兀,有些惊艳。那是都市涂鸦者的作品。社会对他们的看法褒贬不一,但他们自己认为,涂鸦的存在是城市包容度的最好证明。我以前做电视的时候也曾做过一个关于广州涂鸦的专题片。虽然从未被现实所承认,但涂鸦的确一直存在于城市的现实中,而且一直饱受争议。

    说到涂鸦,人们总是将它与艺术、不羁和反叛联系在一起,也把涂鸦和国际化大都市联系在一起。尽管巴黎纽约等等著名的国际化大都市都有很棒的涂鸦,尽管广州提着裤头狂奔要追赶国际化大都市的脚步,但是广州和国内所有城市一样,基本拒绝涂鸦。因此环卫工人就有难了。其实,刨去合法性这一点不说,我对广州街头并不算太多的涂鸦并不满意:无论是图形还是色彩都太千篇一律了,就和我们这个城市所有的新建筑一样,缺乏才情、创意,更加缺乏幽默。在我看来,作为街头艺术的涂鸦如果真的是艺术的话仅仅留下记号或者只有发泄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让人读出你对生活的爱恨和调侃。而且色彩总是第一位的。

    我不知道人家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有没有给涂鸦予合法存在的空间。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外面,一堵大墙正对着那个著名的喷水池,上面充满许多高度惊人的涂鸦。而在欧洲许多铁路沿线的小镇火车站,涂鸦也是一道颇为靓丽的风景。至于地铁站,那更是涂鸦的天堂。经过涂鸦很少人驻足细看,但是养眼,会心一笑,疲惫尽消。保定的涂鸦远远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保定有另一类的涂鸦,我们无法在其他任何的国际大都市看到——办证。报道中有个细节很好玩:涂鸦者发现,“办证的喷漆广告都超鲜艳的,而且很久都不会掉色”,于是想向“办证人员”讨教油漆是从哪买来的,可惜人家不理他,拿起毛笔沾着油漆飞快地在墙上写上“办证”二字再留个电话号码就迅速离场。

    办证从来没有消失过,涂鸦也从来没有消失过,尽管他们存在的合法性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确认。墙上电线杆上的办证小广告是为非法生意而做,而涂鸦则是涂鸦者们为宣示自身的存在而涂,不过暂时他们要表达的内容及其能够引起的联想还远不如“办证”丰富。涂鸦也需要成长的空间。拿起漆罐就乱喷一气,那是肆意破坏公共空间的视觉秩序,而有意思有趣味的表达则会丰富公共空间视觉构成。涂鸦不能有破坏没建设,否则涂鸦者本身就是这种艺术的扼杀者。

    中国式的涂鸦不但存在于现代化的大城市,也存在于偏僻落后的乡村。比如说那些用石灰水在路边土墙上刷出的大标语:“少生孩子多养猪”之类。这些乡村涂鸦存在的默认值一直就是合法。随着各种运动的深入开展,标语的内容还会与时俱进。相比之下,城市涂鸦的生存境界就大大不如了。我不认为涂鸦的存在是城市包容度的最好证明,这样讲有点太过强人所难,反过来的意思就是如果你不让涂鸦存在就不包容。这样说话本身就极不包容。我只是觉得:涂鸦可以丰富城市视觉审美的层次,也可以轻松打开城市艺术启蒙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