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需求
发布你的需求,坐等服务商上门
  • 需求发布后
    1小时内收到服务商响应
  • 每个需求
    平均有10个服务商参与
  • 95%以上的需求
    得到了圆满解决
  • 所有需求
    不向雇主收取任何佣金
立即发布需求
或者

听猪八戒网CEO朱明跃讲讲他所走过的弯路

发布时间:2015-04-02 14:29:55分享到:

“这真不是人干的事!”猪八戒网创始人兼CEO朱明跃一边从滚烫的红油火锅中夹起一块毛肚,一边对《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称《21CBR》)记者说。


朱明跃说的是长跑。2014年10月底,朱明跃去了格陵兰岛,在北极圈跑了场半程马拉松。冰天雪地,杳无人烟。平时最远只跑过10公里的朱明跃快撑不下去的时候,就掏出手机录视频,对着镜头大喊:“我真棒!我正奔跑在地球之巅!”然后再感谢亲人和公司的团队给自己打鸡血。靠这种精神胜利法,他终于在关门之前到达终点。


和9年的创业路相比,这3个多小时的长跑不算什么。2006年,时任《重庆晚报》首席记者的朱明跃,在32岁选择辞职创业时,面对亲友的不解,那种孤独不亚于在极地独自奔跑。


“众包”一个众包网站


朱明跃不是一时冲动。他在做记者时,就一直关注互联网,也常去逛论坛写博客。由于职业带来的视野,他比很多网民更爱琢磨。当时的淘宝、当当等电商平台已经开始崛起,让朱明跃萌生了创立电商服务平台的构想:“我们记者做策划,写文章,做设计,做开发,这些创意都不需要物流和仓储,如果能通过互联网做一个服务的平台,把人和需求对接起来,我觉挺棒的。”


这个构想实际上就是“威客”模式(The key of wisdom的缩写)。“威客”是众包模式的一种,那些根据自身的知识、技能和经验,针对具体问题进行解答的人被称作“威客“,威客模式所提供的是无形服务,销售的是知识商品,主要以悬赏或招标形式为主。


猪八戒网本身就是众包交易的产物。朱明跃本想自己把网站做出来,还专门买了编程的书籍学习,但毕竟不专业,第一版很快就下线了。于是他就在设计论坛发帖,悬赏500元,请专业程序员做成了网站。“平台上线后第一个单子就是我请人设计网站LOGO。最开始猪八戒网的绝大部分事情,全都是通过这个平台众包完成的。”


没有创业经验的朱明跃很相信市场的力量,他认为这个服务交易平台可以像菜市场那样在市场的调节下乱中有序。“悬赏招标”是猪八戒网最初的运营模式,即创意服务的买家在平台上公开发布自己的需求并列明悬赏金额,看到信息的卖家竞标提供服务,最终买家选择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并向某个卖家支付悬赏费用。而作为交易平台的猪八戒网收取20%佣金。


朱明跃告诉《21CBR》记者,猪八戒网经历了六次“腾云计划”的升级,最核心的一次升级,就是由最初的以买家发需求悬赏招标为主,转变为以卖家店铺化为主的模式。因为个人悬赏模式更适合单价比较低的创意性服务,而随着平台规模扩大,企业级的用户逐渐进驻,对更专业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多。目前,猪八戒网1200万注册用户中,企业级用户占80%。


但是朱明跃发现,国内威客网站的传统模式逐渐暴露出不少问题。一是对卖家而言,由于服务相比实物,无法用标准化的价格来定价销售,因而交易中的信用问题极其重要。买方的悬赏任务发布之后,需要先将佣金委托给猪八戒网监管,如果不满意,网站可以通过规则限定卖方修改,但是不允许退款。这种做法虽然保证了卖方创意提供者的利益,但却可能让买方不满,因为创意服务不像实物商品,主观性很强。


对此,猪八戒网采取了与淘宝的钻石、皇冠等信用评级体系类似的制度,针对卖家建立了从猪一戒、猪二戒一直到最高猪三十二戒的评价体系,结合用户评价和以成交金额为基础的积分,以积分和用户评价的乘积作为信用评级的依据。另外,网站还推出了处理纠纷的仲裁机制。


另一个问题也影响了猪八戒网的发展,即高达20%的佣金模式,因为这难免挫伤创意设计者的积极性。如今,一些新兴的威客网站如“一品威客网”已经免收佣金。不过,朱明跃觉得如果从一开始就不收佣金,卖家就可以无限制地刷单,而在猪八戒网刷单又不像在淘宝刷单那样有一定成本,这样整个体系就会崩溃。


朱明跃在兼顾体系可信性和佣金减免上,采取了折中的方法:一方面根据商家信用等级决定佣金比例,等级越高,佣金比例越低。另一方面,开拓各种增值服务逐渐代替传统佣金为主的商业模式。“比如设计之后需要印刷,网站开发出来需要服务器和维护,或者卖家需要推广,我们都可以自己或者找第三方来提供服务。”猪八戒专门为此组建了招商部门,对每一个行业垂直的门类进行针对性的招商。


这个最初“菜市场”式的威客集市,正在改变其平台上服务商的规模结构,向构建服务交易生态系统的方向发展。2014年,猪八戒网在上述方面的在线营销和关联业务收入已经达到总收入的一半,而以往占总收入80%的佣金收入如今的占比已经降到40%以下。朱明跃说,已经做好了在时机成熟时逐渐将佣金降为零的准备。


“把对手熬死”


近年,威客模式被投资人看好。仅仅在2014年,就有不少类似猪八戒网的国外网站顺利融资:Thumbtack获得谷歌领投的1亿美元D轮融资,Fiverr完成3000万美元C轮融资⋯⋯


朱明跃认为,国外众包类网站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Thumbtack那种专注于个人本地O2O众包服务的模式,一种是Elance-Odesk主要面向IT企业客户的模式。猪八戒网与后者更像并借鉴其成功经验,但仍要注意平衡专业化与大众化的关系,因为过度专业化会让平台越做越小,不利于发展。


猪八戒网在2011年4月获得了IDG资本1000万美元的投资,但获得投资的过程颇有些戏剧性。实际上,从2005年威客概念出来后的两三年里,威客模式一度陷入低谷,一批威客企业甚至销声匿迹。IDG资本在2007年左右就注意到了猪八戒网,但当时IDG认为这种模式前景不明,并不看好。朱明跃说,2011年IDG的投资人到重庆考察其它项目,意外发现猪八戒网竟然还活得不错,成为最终决定投资猪八戒网的契机。


不过,对创业者来说,投资人可能是天使,也可能是“鸟人”。如何和投资人打交道是个技术活儿,在创业路上摸爬滚打了9年的朱明跃颇有心得,好的投资人应该厘清和创业者的关系,提供“弹药”(钱)而不能指手画脚过度干预经营,“一上来就要控股,给你派人,这样的不是好投资人”。然而,创业路崎岖,在创业者低头拉车而忘记看天的时候,难免会有思维上的局限和情感上的焦虑,朱明跃说,好的投资人更具前瞻性眼光,可以帮助创业者稳定情绪,做创业者的“心理按摩师”。


“创业者每到一个阶段,总会遇到各种诱惑,一不小心就会走上岔路。几年前北京有一个做威客网站的创业者,本来是很好的竞争对手,后来却转向去淘宝和天猫上开女装店了。”朱明跃在车上看着重庆上下起伏的山路,对记者说,“猪八戒是把对手熬死的。”


虽然没犯致命错误,但猪八戒也走过不少弯路。2008年左右,当时个性化DIY印制风靡一时,猪八戒网上也有很多设计这方面图案的悬赏任务,朱明跃也没经得住诱惑,认为可以做一些产业链延伸,自己可以同时做个性化印制的制作商。于是花了不少钱买了热转印设备,还组建了专门团队。朱明跃形容道,结果是“死得一塌糊涂,现在还剩几台热转印机在我们库房里”。这个失败的尝试牵扯了公司很大一部分精力,朱明跃总结,做实物并非猪八戒网擅长的,而且进入的时机也不对。

试水互联网金融服务


磕磕绊绊走到今天的朱明跃,也在根据猪八戒网的特点探索一些适应时代变化的创新。


在大数据的应用方面,猪八戒通过网站数据,对历年的争议案例进行分析,建立起一套模型和方案,并和华泰保险联合推出了雇主保障险,买家投保,如果卖家的行为有问题,损害了雇主的利益,由保险公司来赔偿雇主。此外,因为目前企业用户较多,猪八戒网在移动端的业务占比不到20%,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朱明跃也在寻找新的出路去顺应这个大趋势。


去年12月,猪八戒利用自身的平台特点,和第三方支付平台“易极付”合作推出“赏金贷”等互联网供应链金融服务。朱明跃说,“比如一个卖家一个月在我们平台上的收入大概是30万元,这30万元已经中标了,但是需要经过一个很长的工作周期才能拿到这笔钱,而这个卖家又急着要用这笔钱来扩张自己的团队,就可以找银行进行贷款。”


“赏金贷”贷款的金额与威客的接单金额挂钩,也就是说接到多少钱的订单,就能够贷出相应数额的款项,不需要任何实物作抵押。前提条件是,订单必须在雇主已经雇佣或者是雇主已选标,并且还没打款的情况下。而贷款期限则根据资金的实际使用天数计算。


猪八戒网是朱明跃的首次创业,一转眼就做了9年。朱明跃认为,相比一线城市,自己在重庆创业,虽然信息流、资金流、人才等方面有很多劣势,但是另一方面,除了运营、人力等成本很低外,更重要的是,重庆受到的外界干扰少,不容易分心,犯错几率更小。


朱明跃对创业现实的“骨感”颇有感慨,“压力一直很大。刚开始不知道市场怎么做,交易有一天没一天的,公司多年都是入不敷出。还有对于和投资人打交道的专业性的畏惧,这么多的条款和商业的谈判⋯⋯”


尽管如此,朱明跃有信心再做9年。随着社会化媒体的兴起和云技术的普及,营销门槛和技术门槛的降低,都有助于服务交易的繁荣。正如尼采所说,“那些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