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需求
发布你的需求,坐等服务商上门
  • 需求发布后
    1小时内收到服务商响应
  • 每个需求
    平均有10个服务商参与
  • 95%以上的需求
    得到了圆满解决
  • 所有需求
    不向雇主收取任何佣金
立即发布需求
或者

“猪八戒”是怎么飞起来的

发布时间:2015-09-11 10:54:33分享到:

    
网上“淘”服务

 浓郁的咖啡香味弥漫着,然而,每个人都能感觉到空气中隐隐的紧张。

 今年初,北京某咖啡馆,双方对话唇枪舌剑,意味深长。

 对话双方都不简单:一方是国内最大的众包服务交易平台——重庆猪八戒网的首席执行官朱明跃,一方是国内某大型品牌设计公司的老总。

 “你们‘猪八戒’,就是搅局者,把设计市场搅乱了;就是‘价值屠夫’,把设计师的价值贬低了。”

 见惯了质疑,听多了指责,朱明跃神情自若,回敬以反问。

 “你们是大公司,一年能为多少家企业设计形象标识?”

 “大概100家左右。”

 “中国有5000万家中小微企业,他们的品牌找谁做设计?你们一个单子就10万甚至百万元,他们请得起吗?而过去9年,上百万家中小微企业在猪八戒网做了形象标识设计。这个数字,哪家传统品牌设计公司能做到?你说,我们是做大了市场还是搅乱了市场?”

 “你说我们把设计师的价值降低了,那你们公司有多少设计师?他们月收入多少?”朱明跃追问。

 “我们有700多名设计师,工资从5000元到上万元不等。”

 “中国有上千万设计师,他们不可能都进4A级设计公司。猪八戒网排在前1万名的设计师,收入也上万。在广告设计公司,设计师最多也就拿到设计费用的20%;在猪八戒网,设计师过去能拿到80%,现在能拿到100%。这也是任何一家传统的品牌设计公司不可能做到的。你说,我们是尊重价值还是贬低价值?”

 两轮交锋之后,对方沉默不语……互联网时代,新游戏规则,冲击正在无声无息中刷新业态。

 “食品衣物,到淘宝能买。服务能不能也在网上买?”缘起互联网的新需求,形成新价值链,催生了颠覆传统的众包模式。

 同样是做平台,“淘宝”买卖的是标准化的商品,“猪八戒”买卖的则是非标准化的服务。企业、用户把需求发包悬赏,人们用知识、智慧、技能接单变现,各取所需。这种国内称之为“威客”的创新模式一时风生水起。

 从6个人的“草台班子”到估值超百亿元、占同行业80%市场份额,“猪八戒”的嬗变让人好奇。是什么让这只“猪”飞起来的?

  

既是“借脑”也是“洗脑”, “网聚”有需求和有创意的人

 9月1日上午,重庆北部新区猪八戒网总部。

 一进大厅,门口的电子交易撮合地图牵住了我们的腿脚。一根根连接买家与威客的线条,密密麻麻串联起天南地北。8时许,西藏拉萨与湖北孝感的一根线条亮起来:位于拉萨的需求方“悟空焱”悬赏Logo(标识)设计,金额5500元,与位于孝感的服务商“创点视觉”达成交易。

 “这是一个开放型的聚智平台,把有需求的人和有技能的人连接起来,打破了地域、时间、工作方式的限制,通过互联网形成了统一市场的竞争。”猪八戒网副总裁刘川郁道出了众包的本质。

 网上“淘”服务,并不是很麻烦的事。买家将任务需求描述成文字发布,众人竞标,买家从中选择方案;卖家则在网站上选择合适的任务,提供方案参与竞标。目前,猪八戒网的注册用户已有1300万,其中买家300万、卖家1000万。

 只要发布需求,就能找到干活的人,还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今年7月,重庆彭水县的张沆创办菜兜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想请人为公司设计Logo。但是找了几个设计公司,报价都太贵。

 “我一个卖菜的,哪花得起几万块钱去设计Logo?”在朋友的推荐下,他在猪八戒网发布了任务。出乎意料,仅仅三四天,他就选到了满意的作品,只花了1000元。“性价比高,靠谱!”张沆由衷为猪八戒网点赞。

 花了9年时间,“猪八戒”把平台做出了规模,交易自然也就活跃起来。如今,“猪八戒”的交易品类,涵盖创意设计、网站建设、营销推广、文案策划、工业建筑设计、生活服务等400余种现代服务领域,累计交易额达70亿元。

 全球“借脑”,海量创意迅速汇集,创意的平台不仅吸引众多企业,也让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把目光投向“猪八戒”。

 云南建水紫陶是中国四大名陶之一,采用典型的传统工艺。但传统工艺的设计创意,现在的消费者却不太买账。云南省文化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决定通过猪八戒网征集创意设计,悬赏20万元。

 不到一个月,任务参加人数突破两万,还收到不少国外的作品。最后,参与人数近10万,有400份颇具创意的设计作品进入第二轮评审。

 “我们非常满意,效果超出预料。”云南省文产办产业规划处处长张建文说,“将来有合适的项目,还会选择这种模式。”

 点击猪八戒网的“品牌中国·梁平”网页,重庆传统农业县梁平的“农产品包装营销平台”赫然入目,有征集农产品卡通吉祥物创意的,有征集梁平张鸭子广告语的,还有征集梁平柚子之歌歌词的,不一而足。“每则需求都引来不少关注和参与,基本上都能选出满意的创意。”梁平县农委负责人表示,少花钱多办事,这样“借脑”,本身也是一种“洗脑”。

 “做互联网,要有情怀。”互联网并不只有冷冰冰的数据和功利的买卖交易,网络的背后是活生生的人。“猪八戒”始终坚持:不仅要为文化创意服务提供交易平台,也要为网友们展现浪漫提供载体。

 “南有香格里拉,北有香巴林卡。”2014年,青海香巴林卡景区携手“猪八戒”开展旅游营销金点子征集时,“全球最美情诗征集活动”的创意应运而生。点击一首首作品,也就点开了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

 “时间说他不在/回忆说他还在/想念说他一直都在”。这首短短20个字的作品,标题叫《他》,作者是一位年轻姑娘,是她中学时写给暗恋男生的短句,没想到获得了一等奖。活动评委、重庆市作协副主席何矩学说,这些情诗让我们相信,诗意的栖居无处不在。

 让更多散落在民间的创意有出口,让更多需要服务的机构找到创意,这就是“猪八戒”的平台价值。


既颠覆别人也否定自己 在试错中成长,在“骂声”中创新

 提供服务的商家早已有之,众包平台改变的是什么?

 买卖可以不用见面、海量选择、性价比高,这是众包与传统商业模式最大的不同。

 在传统模式下,一个县城的设计师,不管设计有多牛,通常也就为县城的小饭馆、小商铺设计个门头。有了众包平台,他就有了为大企业大单位做平面设计的机会。

 王仁达就是这样一位设计师。身处河北平乡县的他,已为重庆移动商城、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等高大上的单位设计了专题页,“牵线搭桥”的正是猪八戒网。

 凭着网站建设这个本事,王仁达加入猪八戒网当起了全职威客,如今累计收入超过百万元。“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客户要求高,也倒逼自己提高设计水平。”王仁达感慨,以前在县城一家网络公司上班,月收入不足千元,要不是做威客,为大单位做设计想都不敢想。

 一根网线,一台电脑,不用打卡上班,不在乎学历,只在意能力,猪八戒网上的威客们享受着自由工作的乐趣。

 42岁的蓝慰,曾是广西一家国企的推土机司机,因车祸受伤病退后,人生陷入低谷。2010年底,蓝慰在猪八戒网注册了一个账号,专门为别人取名。半年后,接到了第一单,他永远忘不了当时的酬劳——8元钱。

 “没学历文凭,我都不敢想象可以在家赚钱。这8元钱,给了我自信!”从取名起步,现在蓝慰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月入近两万元。

 在试错中成长,在“骂声”中创新。被颠覆的不只是商业模式,还有“猪八戒”自己。

 “谁接触用户,谁说了算。”猪八戒网无线产品运营主管耿春说,公司有个指导思想,离一线最近的人才有发言权。

 有人骂20%的佣金率太高,猪八戒网2013年将平均佣金率降到10%;有人骂交易信用问题没解决好,猪八戒网便建立了店铺信用评级体系,针对卖家建立了从“猪一戒”“猪二戒”直到最高“猪三十二戒”的评价体系,还推出了处理纠纷的仲裁机制。

 做服务交易平台,猪八戒网的方向一直没变,但每年都要来一次大改版,这就是“猪八戒”人乐此不疲的“腾云行动”。朱明跃说:“每次‘腾云’,从运营模式到组织架构,都是一次颠覆。”

 每次“腾云”,朱明跃都回家告诉妻子,这次搞定了,只要一上线,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结果,每次都食言。到了“腾云5号”后,妻子处之泰然:反正你有解决不完的问题,只有在解决问题中成长。

 2010年,在悬赏模式基础上,猪八戒网推出了招标模式,也就是说,买家不清楚明确需求也能提出需要,征集设计者洽谈。这一模式上线后,猪八戒网月均订单提交量提升5倍左右。

 随后,猪八戒网上线了店铺模式。和淘宝店铺类似,服务商可以在猪八戒网开设店铺出售服务,而买家也可以直接到店铺接洽、购买。

 这两个改变都并非颠覆性的创新,但却实实在在击中了市场的痛点。“现在的猪八戒网,超过60%的业务都通过店铺模式,而且这一块完全是增量。”猪八戒网副总裁袁进说。

 不断否定自己的“猪八戒”,赢得了资本的青睐。6月15日,猪八戒网宣布完成C轮融资,从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赛伯乐及重庆北部新区下属投资公司各融到16亿元与10亿元。

 是资本炒作?还是真金白银?朱明跃回应:26亿元都是真金白银,没有包含无形资产和地产,没有与投资机构签订任何对赌协议。

 其实早在成立之初,猪八戒网就进入风险投资人的视野:2011年和2014年,猪八戒网先后从IDG(美国国际数据集团)获得A轮和B轮融资,金额分别为1000万美元和3000万美元,此前,重庆博恩科技公司分两次投入共计10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融资。

 在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看来,投资猪八戒网,是因为其创新的商业模式。在互联网领域,模式很重要,团队执行能力很重要。


既有“线上”也有“线下” 1500余家企业在这里孵化长大

 9年时间,威客们和猪八戒网一起成长,速度之快、变化之大、创业之多,连创始人朱明跃都直呼“想不到”。 

“订单少的时候,可以兼职,订单越来越多,收入逐渐稳定后,就成为全职。我们没想到的是,因为接到大单子,需要更多的人,这些全职人群逐渐成立虚拟工作室。后来交易额越来越大,为了解决客户的问题,就开始成立公司,开始创业,这更是我们没想到的。”

 90后大学生黄健就经历了这样的创业。

 2012年,黄健还是大一新生的时候,就成了猪八戒网的兼职威客。订单不断,黄健的威客事业逐渐壮大,吸引了很多同学和他一起干。去年7月,还在读大三的黄健成立了公司,名字就用他在猪八戒网店铺的名字:艾斯顿文化传媒公司,18名员工全部是大学毕业生。“公司60%以上的订单来自猪八戒网,极大降低了创业成本。对我来说,猪八戒网不仅仅是众包平台,更是一个小微企业孵化器和网上创客空间。”黄健说。

 陈天的光荣网络,则是因为一个订单“误打误撞”开启了二次创业。2013年,有朋友向陈天推荐了猪八戒网上的一个订单,为此,陈天在猪八戒网注册了一个店铺。“原以为做完这单就算了,没想到网上店铺不断接到订单。”于是,公司开启了一种新的经营模式——从单纯的线下接单转型为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

 猪八戒网带来的订单,让光荣网络的客户圈子扩大到全国,并做到了猪八戒网网建行业服务商第一名,每月的网上交易额有30多万元,开发团队也由10人增加到近40人。短短一年时间,光荣网络线上店铺的规模、收入已经与线下经营了11年的公司持平,相当于再造了一个公司。

 在猪八戒网举办的全国威客分享大会上,陈天说:“这种速度和发展空间只有互联网才能实现,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了无限可能。”

 发展初期,平台的服务商多是“散兵游勇”:兼职大学生、家庭主妇……这样的队伍,业务相对低端,大单子很少接得住,完成率低。

 “众包平台,发展的主线就是对服务商的孵化。”朱明跃说。为提升服务商水平,“猪八戒”推出了金牌威客项目。

 2013年,大学生舒宸兼职做文案,一个月赚千把块钱。一天,猪八戒网“金牌威客经纪人”张庭瑞联系他,“咱们一起努努力,把你的业务提高到每月2万元以上,做个金牌威客,怎么样?”

 舒宸有点惊讶,但还是答应试一试。学习运行规则,接受案例指导,培训后的舒宸越做越大,现在是猪八戒网文案方面的第一大服务商,年均收益突破百万元。

 “网站前20名的服务商里,我们扶植起来的金牌威客占一半以上。”张庭瑞说。

 截至目前,猪八戒网这个“看不见的网上创客空间”已孵化出1500余家企业。2014年6月,猪八戒网虚拟产业园正式开园,为入驻企业提供工商、税务、银行等一站式注册服务以及相关扶持。

 随着猪八戒网上的公司越来越多,猪八戒网团队认识到,服务它们的更好选择,是线下孵化。

 在重庆北部新区互联网产业园,猪八戒网布局了1.5万平方米的文化创意孵化器,今年9月30日前将迎来首批150家企业入驻。8月,猪八戒网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的分公司启动运营,“走出重庆,走到线下”,猪八戒网挺进30个城市的线下布局正在加快。

  

既要免费又要盈利 “钻井”大数据出效益

 “让平台上的人赚到一桶金,做平台的人才能赚到最后一桶金。他们成长,他们赚钱,我们才有饭吃。”

 很长一段时间内,佣金、广告和会员费是猪八戒网的主要收入来源。在宣布获得26亿元融资的当天,猪八戒网宣布免收佣金。这立刻引起了业内人士的质疑:猪八戒网怎么赚钱呢?

 猪八戒网的1300万用户,以中小微企业为主,平台上积累了大量针对企业端用户行为和用户习惯的数据。这些数据就是一个富含宝藏的海洋,挖掘分析大数据中的实际需求,就能在产业链中找到切入点。向大数据要效益,“猪八戒”的“钻井战略”诞生了。

 免费不是万灵药,好平台是让用户离不开。

 设计Logo,猪八戒网以此起家,也是主营业务之一。但是大多数企业设计完就走了。能不能给企业提供一整套的服务,让他们多来几次?

 很多用户设计Logo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商标注册。商标注册,猪八戒网能不能帮他们做?

 “猪标局”就是猪八戒网“钻井战略”之下的“第一口井”。

 “一般线下商标代理机构每年拿到的单数也就几百个,与他们不同,我们量够大,可以薄利多销。”猪八戒网联合创始人、副总裁董长城说,“我们自己设计了一套产品,商标注册只要1800元,通不过全额退款。这种模式也倒逼我们提高通过率,以赢得买家的认可。线下商标代理机构的通过率在45%左右,而我们是85%。”

 全国排名靠前的传统商标代理机构,年代理量2万件左右,“猪标局”不到一年已经拿到3万多件,目前每天接单400多件。

 猪八戒网拥有用户和数据,传统行业拥有专业能力,两者结合就是典型的“互联网+”。依照“猪标局”这个模式,赚钱的点不少。比如,猪八戒网与印刷行业上市企业——浙江胜达集团合作,形成“线上整合零散订单,线下印刷服务闭环”的商业模式,降低印刷成本;与江苏省交通科学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将对方的工程设计师引入线上平台;小微企业成立以后,需要会计、法律服务,也是一条产业链……总之,利用数据的海洋来赚钱。

 将来,每一口“钻井”都是一个独立的公司或者事业部,做成围绕中小微企业的一站式综合服务生态体系。

 “佣金全免,我们不再用互联网赚信息不对称的钱了。佣金模式是一种中介,这种方式在这个时代很难维持,用户总会因为佣金来翻院墙,而院墙的设立也挡住了更多人加入到这个平台。”朱明跃说。

  

既找对“风口”也无惧“风吹” 苦熬9年,“猪”终于飞起来

 在众包威客领域,“猪八戒”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却是现在活得最滋润的,市场份额超过80%。猪八戒网是怎么活过来的?

 “猪八戒”团队归结为一个字:“熬!”

 “我是网站第一个正式全职工作人员。那时候不是去发掘需求,而是让别人相信你,这很难。”董长城说,“一次,有家餐饮公司花200元设计Logo,我上门去收了3次款,好不容易才说服他们。抽佣赚的40元钱,还不够车费。”

 当时没有人确信,这门生意真的能做下去。2006年到2008年,摆在猪八戒网面前最重要的是吃饭问题。“当时喊出了‘每天一万,解决吃饭’的口号。”朱明跃说,日均成交额1万元,我们赚2000元,网站才能勉强维持。

 2008年,正是“猪八戒”们最活跃的时候,同类网站有300多家。当时,线上创意市场却并不成熟,虽然潜在买家数量庞大,但是实际买家并不多。所有竞争者无一盈利,没过多久,300多家网站绝大多数关掉了。

 竞争对手纷纷倒下,“猪八戒”为何越做越大?

 “我们傻傻地坚持9年,把竞争对手熬死了。”朱明跃说,“几年前,北京有一个做得很好的竞争对手,后来却转向去淘宝开女装店了。”

 “从0到1比从1到100难得多,我们就是做好了从0到1的事情。”朱明跃说,五六年前,平台前十大卖家,任何一个都比我们平台赚钱多。“当别人赚快钱时,我们守住不盈利的平台。”

 为了做好孵化服务商这条主线,猪八戒网成立以来,就立下一条规定:严禁员工在网站接单。

 “猪八戒网作为平台,绝不可以跟服务商抢生意。这是底线,一旦触碰,立即开除。”猪八戒网技术总监朱陶说,“有的竞争对手没坚持这一点,结果变成了一个接单的项目公司。”

 有人质疑,重庆地处西部,是互联网的荒漠地带,猪八戒网为什么能在这里生根?朱明跃笑答:不要瞧不起西部,西部是中国互联网下一个爆发地!

 “要做一个长时间积累的平台的话,重庆有得天独厚的成本优势。”朱明跃算过一笔账:2008年公司一个季度的开支,对手在北京中关村交一个月的房租都不够。“成本比我高几倍几十倍,怎么拼得过我?还有,在重庆,人才表面上看起来是劣势,但只要培养起来后,流动性比北上广低很多,这对公司就是人才红利。”

 “在北京中关村,猪八戒网算不了什么。在重庆,却能得到足够的重视和支持。”作为重庆土生土长的互联网企业,猪八戒网的几轮重大融资都和重庆市委、市政府有重要关系。“IDG正是参加了重庆市邀请的投资考察,才发现我们并投资的;B轮的时候,正值重庆大力发展文化产业,重庆文化股权投资基金跟投我们;这次的C轮,重庆北部新区下属投资公司又给我们增投了10亿元。”朱明跃说。

 “猪八戒网是新兴的产业形态,集众包、文化创意、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诸多概念于一身。这个平台成就了众多创业者,带动的就业很可观,未来空间很大。”重庆北部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韩宝昌对猪八戒网寄予厚望,“我们的下属投资公司投资它,不是头脑发热,是早就看好。”

 坚持9年,“猪八戒”终于“飞”了起来。

 “有人评价我们,说风口上猪也会飞。我不认同。”朱明跃把今天的成功归结于取经的心态:一是不断学习,二是熬得住。他们就是一帮重庆本地的草根,创业一如取经——《西游记》里的取经团队原先也不都是“真神”,唐僧愚,八戒懒,沙和尚老是和稀泥,孙悟空动不动耍大牌。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团队,一步步克服自己的弱点,最终取得真经。

 “我们在这个领域等待了9年,准备了9年,耕耘了9年,才等来了风,终于飞了起来。”朱明跃说,“风口上的猪绝不是投机,而是顺应了这个时代,顺势而为!”


(转自 人民网-人民日报)

猪八戒招聘网                 软件开发             猪八戒网国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