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需求
发布你的需求,坐等服务商上门
  • 需求发布后
    1小时内收到服务商响应
  • 每个需求
    平均有10个服务商参与
  • 95%以上的需求
    得到了圆满解决
  • 所有需求
    不向雇主收取任何佣金
立即发布需求
或者

猪八戒网朱明跃回忆转型:打通钻井平台,得到黄金

发布时间:2015-09-21 13:36:37分享到:

  

 在重庆的互联网江湖,猪八戒网算得上是标杆型企业。

 2015年9月15日下午,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莅临猪八戒网调研,深入了解“互联网+知识产权”的运营情况,孙政才风趣地表示,“猪八戒”已经在互联网时代的风口上飞了起来,希望能通过大数据运用等新的功能拓展,越飞越高。

 黄桷树财经注意到,在“威客”领域坚守9年后,猪八戒网似乎站在了风口——几个月前,猪八戒网刚刚完成了26亿元的新一轮融资,几天前,《人民日报》又直接刊登了长篇调查报道《“猪八戒”是怎么飞起来的》,直接为猪八戒网摇旗呐喊。

 日前,猪八戒网的CEO朱明跃回忆了创业的历程,他重点回忆了猪八戒网的转型时刻,原来的威客平台就是一个数据海洋,现在每打通一个“钻井平台”,钻出来的可能就是“石油和黄金”,而这种“数据海洋+钻井平台”的商业模式将是猪八戒网的核心竞争力。

 黄桷树财经提示,以下为正和岛9月14日刊登的《潜伏九年估值百亿!》一文,有删减,未经朱明跃先生审阅。

   

                     (猪八戒网CEO朱明跃的资料图) 

 朱明跃:2011年到2013年、2014年几乎是猪八戒网最艰难的时候,手上拿着钱但是不敢用。后来这个问题终于在2014年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先突破商业模式的天花板。

 那年我上了中欧,陈威如等几个教授他们都在讲一个观点——一个平台做到最后都是有海量的数据,然后为用户做延伸服务。

 这真叫一语点醒梦中人!

 回去以后,我就开始盘点猪八戒网的家产:

 第一,几百万的中小微企业的用户,我对外宣称300万,实际上有500万,而且每天新增将近5000不断地在我这里至少有过一次交易。

 第二,服务商。猪八戒网8、9年做下来居然有一千万家各界的专业人才。有设计师、工程师等等。

 第三,海量的作品数据。这个数据有10个T,有些是垃圾,但也有一些有用的东西。

 第四,交易行为数据。这也是海量的,我们服务日志、交易行为日志,实际上都是海量的数据。

 有这些家产,怎样来做延伸?如果不在中间拦一刀收过路费了,那这个生意会不会更棒?如果不收佣金,能为用户提供什么延伸服务。以设计标志为例,以前设计完工我们拿了佣金,交易就算完成。但是我们仔细研究发现客户设计完标志以后,大部分还需要做知识产权保护,其中最核心的是商标注册代理和版权登记。这时候我们就派出去了一个敢死队,让他们去对接需要做版权保护的客户,没想到大部分客户都非常乐意。当然这事儿,我们也走了一点弯路,最开始我们有点平台情结,想开放给商标公司、商标事务所来做,但是他们做的一团糟,招来骂声一片,后来我们干脆自己来做,新成立了一个公司“猪标局”,结果我们只用了半年时间就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商标公司,没有之一。

  

  (猪八戒网融资26亿元的新闻登上美国时代广场)

 这一下把我们原来的商业模式打通了,这个思路被我称为“钻井模式”,光这一口井我们今年的收入大概就能有三个亿。那以此类推,基于这些海量的数据能不能去打更多的井,所以我们又去派了几支敢死队去钻井。如果一口井一年的静态收入能够过百万,我们就视为这口井地下是有石油的,目前已经勘探出来的这样的井就有五、六口。

 这个商业模式突破以后,今年少收佣金六千万左右,但仅凭新打的一口井就赚了三个亿。

 说实话,这后来的种种可能性都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相当于把设计和生产打通。而且我们发现,几乎所有的产业都是从设计开始的,设计几乎是产业链的最顶端。那为何不把设计做成一个入口呢?猪八戒网实际上做得是设计+产业,所谓的钻井理论,实际上就是设计+传统产业。

 商业模式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过去是千方百计的在双方之间拦一刀,要阻断沟通,要尽可能的让他们通过你交易,所以之前所有的制度设计、规则设计,都是为了站在中间收过路费。但是现在我们目的就是为了让双方在这里好好的玩儿,我们来做设计+就行了。


(转自 搜狐媒体平台)

猪八戒招聘网               软件开发             猪八戒网国际站


  在重庆的互联网江湖,猪八戒网算得上是标杆型企业。

  2015年9月15日下午,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莅临猪八戒网调研,深入了解“互联网+知识产权”的运营情况,孙政才风趣地表示,“猪八戒”已经在互联网时代的风口上飞了起来,希望能通过大数据运用等新的功能拓展,越飞越高。

  黄桷树财经注意到,在“威客”领域坚守9年后,猪八戒网似乎站在了风口——几个月前,猪八戒网刚刚完成了26亿元的新一轮融资,几天前,《人民日报》又直接刊登了长篇调查报道《“猪八戒”是怎么飞起来的》,直接为猪八戒网摇旗呐喊。

  日前,猪八戒网的CEO朱明跃回忆了创业的历程,他重点回忆了猪八戒网的转型时刻,原来的威客平台就是一个数据海洋,现在每打通一个“钻井平台”,钻出来的可能就是“石油和黄金”,而这种“数据海洋+钻井平台”的商业模式将是猪八戒网的核心竞争力。

  黄桷树财经提示,以下为正和岛9月14日刊登的《潜伏九年估值百亿!》一文,有删减,未经朱明跃先生审阅。

  

  (猪八戒网CEO朱明跃的资料图)

  朱明跃:2011年到2013年、2014年几乎是猪八戒网最艰难的时候,手上拿着钱但是不敢用。后来这个问题终于在2014年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先突破商业模式的天花板。

  那年我上了中欧,陈威如等几个教授他们都在讲一个观点——一个平台做到最后都是有海量的数据,然后为用户做延伸服务。

  这真叫一语点醒梦中人!

  回去以后,我就开始盘点猪八戒网的家产:

  第一,几百万的中小微企业的用户,我对外宣称300万,实际上有500万,而且每天新增将近5000不断地在我这里至少有过一次交易。

  第二,服务商。猪八戒网8、9年做下来居然有一千万家各界的专业人才。有设计师、工程师等等。

  第三,海量的作品数据。这个数据有10个T,有些是垃圾,但也有一些有用的东西。

  第四,交易行为数据。这也是海量的,我们服务日志、交易行为日志,实际上都是海量的数据。

  有这些家产,怎样来做延伸?如果不在中间拦一刀收过路费了,那这个生意会不会更棒?如果不收佣金,能为用户提供什么延伸服务。以设计标志为例,以前设计完工我们拿了佣金,交易就算完成。但是我们仔细研究发现客户设计完标志以后,大部分还需要做知识产权保护,其中最核心的是商标注册代理和版权登记。这时候我们就派出去了一个敢死队,让他们去对接需要做版权保护的客户,没想到大部分客户都非常乐意。当然这事儿,我们也走了一点弯路,最开始我们有点平台情结,想开放给商标公司、商标事务所来做,但是他们做的一团糟,招来骂声一片,后来我们干脆自己来做,新成立了一个公司“猪标局”,结果我们只用了半年时间就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商标公司,没有之一。

  

  (猪八戒网融资26亿元的新闻登上美国时代广场)

  这一下把我们原来的商业模式打通了,这个思路被我称为“钻井模式”,光这一口井我们今年的收入大概就能有三个亿。那以此类推,基于这些海量的数据能不能去打更多的井,所以我们又去派了几支敢死队去钻井。如果一口井一年的静态收入能够过百万,我们就视为这口井地下是有石油的,目前已经勘探出来的这样的井就有五、六口。

  这个商业模式突破以后,今年少收佣金六千万左右,但仅凭新打的一口井就赚了三个亿。

  说实话,这后来的种种可能性都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相当于把设计和生产打通。而且我们发现,几乎所有的产业都是从设计开始的,设计几乎是产业链的最顶端。那为何不把设计做成一个入口呢?猪八戒网实际上做得是设计+产业,所谓的钻井理论,实际上就是设计+传统产业。

  商业模式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过去是千方百计的在双方之间拦一刀,要阻断沟通,要尽可能的让他们通过你交易,所以之前所有的制度设计、规则设计,都是为了站在中间收过路费。但是现在我们目的就是为了让双方在这里好好的玩儿,我们来做设计+就行了。

  在重庆的互联网江湖,猪八戒网算得上是标杆型企业。

  2015年9月15日下午,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莅临猪八戒网调研,深入了解“互联网+知识产权”的运营情况,孙政才风趣地表示,“猪八戒”已经在互联网时代的风口上飞了起来,希望能通过大数据运用等新的功能拓展,越飞越高。

  黄桷树财经注意到,在“威客”领域坚守9年后,猪八戒网似乎站在了风口——几个月前,猪八戒网刚刚完成了26亿元的新一轮融资,几天前,《人民日报》又直接刊登了长篇调查报道《“猪八戒”是怎么飞起来的》,直接为猪八戒网摇旗呐喊。

  日前,猪八戒网的CEO朱明跃回忆了创业的历程,他重点回忆了猪八戒网的转型时刻,原来的威客平台就是一个数据海洋,现在每打通一个“钻井平台”,钻出来的可能就是“石油和黄金”,而这种“数据海洋+钻井平台”的商业模式将是猪八戒网的核心竞争力。

  黄桷树财经提示,以下为正和岛9月14日刊登的《潜伏九年估值百亿!》一文,有删减,未经朱明跃先生审阅。

  

  (猪八戒网CEO朱明跃的资料图)

  朱明跃:2011年到2013年、2014年几乎是猪八戒网最艰难的时候,手上拿着钱但是不敢用。后来这个问题终于在2014年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先突破商业模式的天花板。

  那年我上了中欧,陈威如等几个教授他们都在讲一个观点——一个平台做到最后都是有海量的数据,然后为用户做延伸服务。

  这真叫一语点醒梦中人!

  回去以后,我就开始盘点猪八戒网的家产:

  第一,几百万的中小微企业的用户,我对外宣称300万,实际上有500万,而且每天新增将近5000不断地在我这里至少有过一次交易。

  第二,服务商。猪八戒网8、9年做下来居然有一千万家各界的专业人才。有设计师、工程师等等。

  第三,海量的作品数据。这个数据有10个T,有些是垃圾,但也有一些有用的东西。

  第四,交易行为数据。这也是海量的,我们服务日志、交易行为日志,实际上都是海量的数据。

  有这些家产,怎样来做延伸?如果不在中间拦一刀收过路费了,那这个生意会不会更棒?如果不收佣金,能为用户提供什么延伸服务。以设计标志为例,以前设计完工我们拿了佣金,交易就算完成。但是我们仔细研究发现客户设计完标志以后,大部分还需要做知识产权保护,其中最核心的是商标注册代理和版权登记。这时候我们就派出去了一个敢死队,让他们去对接需要做版权保护的客户,没想到大部分客户都非常乐意。当然这事儿,我们也走了一点弯路,最开始我们有点平台情结,想开放给商标公司、商标事务所来做,但是他们做的一团糟,招来骂声一片,后来我们干脆自己来做,新成立了一个公司“猪标局”,结果我们只用了半年时间就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商标公司,没有之一。

  

  (猪八戒网融资26亿元的新闻登上美国时代广场)

  这一下把我们原来的商业模式打通了,这个思路被我称为“钻井模式”,光这一口井我们今年的收入大概就能有三个亿。那以此类推,基于这些海量的数据能不能去打更多的井,所以我们又去派了几支敢死队去钻井。如果一口井一年的静态收入能够过百万,我们就视为这口井地下是有石油的,目前已经勘探出来的这样的井就有五、六口。

  这个商业模式突破以后,今年少收佣金六千万左右,但仅凭新打的一口井就赚了三个亿。

  说实话,这后来的种种可能性都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相当于把设计和生产打通。而且我们发现,几乎所有的产业都是从设计开始的,设计几乎是产业链的最顶端。那为何不把设计做成一个入口呢?猪八戒网实际上做得是设计+产业,所谓的钻井理论,实际上就是设计+传统产业。

  商业模式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过去是千方百计的在双方之间拦一刀,要阻断沟通,要尽可能的让他们通过你交易,所以之前所有的制度设计、规则设计,都是为了站在中间收过路费。但是现在我们目的就是为了让双方在这里好好的玩儿,我们来做设计+就行了。